當年今日

大橋中港牌老千局
賽車手勁呃2,000萬
中招買家包括前政協

蘋果日報 2018/11/24 00:00


【本報訊】港珠澳大橋開通一個月爆出大騙案!《蘋果》發現,一名賽車手在過去一年以平價代辦「大橋牌」作招徠,更以佣金「任你開價」利誘朋友作中間人搵客,惟大橋開通後,騙子沒有交出中港牌並人間蒸發,結果數十名中港車主被騙,涉及近百個車牌。大批受害人組成大聯盟,揭發騙子捲走金額估計達2,000萬元,當中更不乏前政協和知名人士,部份受害人已報警。
記者:黃學潤 郭美華 張 軍
一度炒上百萬元的「大橋牌」,雖然粵港政府將配額增加至一萬個,但仍有價有巿。受害者阿彭從事機械維修,他稱本想買兩個牌自用,剛巧去年10月經朋友認識一名姓鄺叫「Adi」的男子,他自稱是賽車手,曾經在深圳及珠海參加房車及電單車賽,同時亦是車房老闆,其後更開設餐廳,加上二人的朋友圈都是賽車迷,很快便熟絡起來。

「佢好大方㗎,每次出街食飯成10個人,都係佢埋單!」認識一個月後,Adi稱有幫朋友申請港珠澳大橋中港車牌,問他有沒有興趣,「仲話只需25萬人民幣,當時皇崗要成200萬,而港珠澳牌(去年11月)都要30至50萬,我覺得幾平,咪叫佢幫我搞兩個囉」。
empty
訛稱代辦大橋中港牌的騙徒Adi熱愛賽車,經常到內地參加比賽。互聯網
大橋開通後捲款失蹤
阿彭以每個牌付20萬元作按金,對方承諾今年3月可以出牌,卻一直無回音,直至6、7月時,「佢搵咗個夥計跟進,夥計不斷話好快有,可能要等三星期,但等咗三星期後,又話下星期,不停拖延」。到10月底大橋開通後,Adi的夥計仍叫阿彭放心,惟數日後卻說Adi已失蹤,「攞咗2,000、3,000萬走佬」。

阿彭心有不甘,先後到Adi元朗住所、車房,以及附近一帶村屋追查,甚至追到他在東莞開設的汽車美容中心及餐廳,仍遍尋不獲,車房和餐廳已人去樓空。他其後聯絡到其他苦主,揭發Adi大話連篇,以同一個中港車牌號碼,發給包括阿彭的三名受害人訛稱已出牌;此外,一名內地受害者花100萬元「成功出牌」,但事後發現車牌竟是租回來,「成件事根本係一個騙局,佢收咗我哋嘅錢,乜都冇做過!」
受害人中港兩地報案
一眾受害人已成立「苦主大聯盟」互通消息,現時聯盟內有20多人,大部份為港人,至少涉及80個車牌,最高單一損失的受害人金額達400萬元。多名受害人近日已陸續向內地和本港警方報案,希望將騙徒繩之於法。

警方發言人稱,接獲至少兩宗報案,其中一受害人向一名男子支付40萬元定金以申請兩個中港車牌,另一人則向一名生意夥伴支付360萬元人民幣以代辦一批中港牌,但兩宗案件的賣家其後均失去聯絡,報案人懷疑受騙遂報警,暫未有人被捕。

大律師陸偉雄指出,騙徒聲稱可代辦港珠澳大橋中港私家車牌,最終收取定金後去如黃鶴,騙徒明顯干犯行騙罪下的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 最高可判監10年。受害人聲稱收到騙徒開的空頭支票,陸偉雄表示,倘騙徒用空頭支票圖拖延對方追討時間來為自己脫身,也干犯偽造虛假文書罪,最高可判監14年。
empty
騙徒展示大批聲稱已經辦妥的中港車牌,博取受害人信任。受訪者提供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