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鄭耀棠敢言 - 左丁山

蘋果日報 2002/07/27 00:00


油塘地盤發生勞工與警方衝突,引起餘波,皆因鄭耀棠在新城電台節目《明茶館》對主持人吳明林講到某些惡勢力。一啲地盤工人於是痛罵鄭耀棠身為工聯會主席,唔幫工人爭取權益。
左丁山於是問惡佬明及一啲建築界管理人,鄭耀棠是否亂咁噏。佢哋都話:「鄭耀棠唔錯得晒!唔應該媽佢。事實上,老鄭膽敢咁講,抵佢做工聯會主席。」
惡佬明建築邦等根據親身經驗,知道一啲做法唔係正宗嘅判頭,利用「總承建商須賠償兩個月人工」嘅條例,鑽晒空子,隨時做到工程即將完結之時,就拖欠兩個月人工,完工後一走了之,等工人去勞工處搵總承建商賠。工人之中,有時三幾個做假,有時兩三成人做假,有時一兩成人做假,同時在三四個地盤有工作紀錄,蓄意騙取工資,如此一來,一到發生欠薪事件,啲老實工人(佔極大部份)就變成白狗當災,俾啲黑狗偷食,害到雞毛鴨血。惡佬明歎話:「嚡,真工人假工人,混在一齊,真假難分,啲假工有時又同啲壞判頭勾結,搞到我哋頭都暈埋,昅到金睛火眼都未必捉到啲假工。阿棠哥身為工人代表,都知道情況,好嘢呀!」
好多總承建商都係老牌字號,斷不敢唔出糧,偏偏一啲判頭唔爭氣,害死老細又害死啲老實工人,更害親行之有效嘅判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