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黃福榮懶理笑我「基」行路扺北京圓義兄夢

蘋果日報 2002/04/10 00:00


香港有句俗語「行路上廣州」,譏諷人家無事搵事做,更何況是「行路上北京」!香港貨車司機黃福榮,剛結束三個月「白血紅心」行路上北京的艱苦旅程,這次自發替中港兩地的血癌病人宣傳,沿途卻被人諷剌他戇居無聊。就算是激發他孤身上路、身患血癌的義兄隋繼國的愛妻,也一度猜疑兩人有斷袖分桃之嫌,不相信世上還有這種「戇直」心腸,撫心無悔的柔情鐵漢。

記者:林社炳 攝影:凌樹輝
風言風語
一本書結緣
三十八歲的阿榮,一直嚮往內地旅行家遍遊名山大川的流浪生涯,有時離家一去就是半年;愈是偏僻愈能保留純樸民風的地方,都是他要訪尋的桃源。阿榮討厭繁華鬧市,討厭旅遊熱點,認為很難再找到人間溫情。在他眼中,虛假處處,摯友難求。
直至去年,阿榮在番禺一家書店,隨手翻閱一本《挑戰死亡》的書。深受退役解放軍少校隋繼國的著作所打動,隋在發現自己患上血癌和腦癌時,仍堅持與癌魔搏鬥,獨自踩單車走遍國內大城小鎮,呼籲國人關心垂死的癌症病人。阿榮幾經打聽,知道隋繼國從北京步行到深圳,遂決定中途加入隋的義行。
斷袖分桃之嫌
「隋大哥,起初唔信我,以為我另有目的。頭兩日行成幾十公里,睇我捱唔捱得住。就算係內地記者,追訪兩日就借發稿做藉口,之後連影都唔見,但我就一直堅持。直至舊年七月一日走到深圳,分手時難捨難離,兩個大男人一時抱頭痛哭。」之後,阿榮返港,與家人分享這段難忘片段,亦得到家人的認同。
隋繼國則返回保定老家休養,病情時好時壞。阿榮經常北上探望,在隋家作客。甚至是隋繼國住院化療,在攝氏零下的溫度、地冷天寒的日子裏,阿榮也寧願席地而睡,陪伴他的隋大哥。有時還替行動不便的隋大哥洗臉抹身,連大哥的愛人也吃醋,猜疑兩人有斷袖分桃之嫌。
爸爸因癌逝世
「大哥頂唔順背後人家冷言冷語,有次大發雷霆,唔准我再同佢抹身擦背。叫我不用再同情佢,照顧佢。」阿榮說到這裏,還有點生氣,怪別人胡猜亂想。原來阿榮的父親也是因癌症去世,對癌病患者可說有一份特別感情。「有次去醫院探望患有血癌小朋友,睇見佢一雙眼睛,既無神亦無助。佢屋企人話花盡家財,想救活這條小生命,結果還是沒辦法,光着眼等待生離死別的一刻。」
加上隋繼國曾參與中越戰爭、看見不少部隊兄弟戰死沙場,他比誰都會更珍惜手足之情。「我和阿榮相遇是個善緣。這種友情,頓化成親情,是永永遠遠真摯之情。」
路直路彎
背囊重腳起水泡
今年元旦,阿榮從香港出發,準備用三個月時間步行上北京,旨在延續隋繼國替血癌病人義務宣傳行動。阿榮沿途希望透過紅十字會及當地傳媒宣傳,結果只有個別機構及傳媒願意施以援手。
此時,阿榮才明白,去年隨同隋繼國行路到深圳,途中得到機構禮待、傳媒追訪,都是看在這位抗癌鬥士的情面。
出發第二日,阿榮曾想過放棄。他說:「個背囊好重,對腳又起水泡。」但每當阿榮聽到住院休養的隋繼國的電話,一張愁容頓時化成笑臉。這顆「白血紅心」,又再沸騰起來。
「大哥個老婆,有時關埋個手提電話,擔心我打電話畀大哥,影響佢養病休息。但係大哥會靜雞雞,趁佢老婆行開,偷偷地打電話畀我,睇我行到邊。」阿榮就是這樣支持下去,穿州過省,日走最少四十公里。
世上重有咁多好人
「有次入住旅舍,班夥計見我義務替血癌病人宣傳,竟向老闆施壓,要她減收住宿費。結果朝早退房時,老闆一蚊都唔收。大家好似打交咁,最後都係盛情難卻。真係諗唔到,世界重有咁多好人。
「不過,明白嘅人就話你偉大,但唔理解嘅人會話你戇居。」黃福榮行路上北京,途中遇上語帶譏諷的流氓,還有向他呼呼喝喝的北方司機,但他並沒因而放棄。他說:「我性格就係咁直,唔尊重血癌病人嘅人,根本同佢講多半句都嫌多。」假若志趣相投的,他卻會滔滔不絕,表達自己心中所想。
「喺河南到學校宣傳第二日,有個女學生清晨走到旅舍,陪我整整走了一段好長好長嘅路。大家傾到血癌病人嘅問題,亦談到人生睇法。」他說,行路上北京,讓他自閉的性格、思想都比出發前豁達。
不離不棄
與大哥度新歲
農曆新年期間,阿榮暫且放下徒步宣傳的壯舉,趕到保定隋家,與隋繼國一家共度新歲。而他年邁的媽媽也由女兒作伴,專程到保定看望這位素未謀面的抗癌鬥士。
記者與隋繼國在北京首次碰面,他指着照片上兩個老人家說:「這兩個是我媽媽。」一時間,記者也摸不着頭腦。原來黃隋兩家,也因這對北兄南弟,如同一家人。
四月一日,黃福榮親友抵達北京,隋繼國雖然氣衰體弱,仍穿着同一款鮮黃T恤,印着他所提的「敬重生命,善待人生」勉勵字句,與阿榮齊步走向中華世紀壇,正式結束阿榮孤身上路、2,800公里、為期三個月的「白血紅心」行動。
一條跟屁蟲
當時,阿榮與義兄隋繼國各抱一支香檳盡情對飲。阿榮面對傳媒,憶述每段艱苦旅程,隋繼國卻突然用廣東話插嘴:「細佬,你講乜嘢呀……」笑說阿榮跟他走反路,「去年我從北京走到深圳,今年他從香港走上北京。你真是條跟屁蟲。」兩人半醉帶笑,接過中國紅十字會的感謝狀。隨即趕返保定老家,給隋繼國的父親賀壽。
而阿榮那位在社會福利署工作、一直支持他今次行動的姊姊黃月秀說:「阿榮完成今次行路上北京,發覺佢比以前更成熟,更識得考慮同體諒別人。相信喺係艱難旅途上磨練出來的結果。」獲益的還有血癌病患者,因那三個月來他共籌得逾二十萬的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