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瀆職案】終院質疑原審引導有遺漏 翻案關鍵:曾蔭權是否明知故犯?

蘋果日報 2018/12/20 12:27

曾蔭權上訴瀆職罪黃楚標

曾蔭權一方今於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時,陳詞指原審法官未有引導陪審團考慮案件核心元素,即曾蔭權是否蓄意犯案、以及確定曾蔭權有留意到犯案是否會嚴重到達致刑事罪行。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及法官李義均提出,原審法官於引導陪審團時未有帶出「蓄意」及「魯莽」這兩點。
提出上訴的曾蔭權一方指出,雖然上訴庭在駁回定罪上訴時,認為上述問題毋須考慮,但有關部份存有法律爭議。
首席法官馬道立在聆訊中主動提出冼錦華案例,認為冼明知後果卻犯案。上訴方即反駁指,就算曾蔭權明知故犯亦不足以被定罪,陪審團應考慮他犯案時,是否確考慮過案件的嚴重性。
上訴方補充,法律條文清晰指出,就算公職人員犯錯,都要視乎有關錯誤是否足夠嚴重至罪成;就好像法官有時亦會判斷錯誤,但若錯誤只屬邊緣性質,就要視乎法官是否明知故犯。上訴方表明,有關例子亦可適用於行政長官出席行政會議時的情況。
律政司指原審法官整體而言有提及蓄意元素
律政司則反駁稱,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期間,整體而言有講及曾蔭權是否蓄意犯案,以及犯案嚴重性的問題。至於曾蔭權是否「疏忽」或者「罔顧」犯案,則不用考慮。律政司又提到,曾蔭權曾就租樓一事到電台節目「政好星期天」解畫,惟陪審團已裁定曾蔭權面對的第二項罪行、即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成,意味陪審團明顯不接納曾蔭權於電台節目的解釋。
馬官聞言主動詢問,在曾蔭權是否知道案件嚴重性一事上,原審法官未有就電台節目回應作出引導,這會否影響到陪審團的想法?律政司認為,從陪審團的裁決已可看出端倪;如果陪審團認為曾蔭權「講大話」,便會裁定曾的第二項控罪罪成。
惟馬官再稱,原審法官針對此點的引導詞相當精短,只提及「故意」這個控罪元素。馬官及後主動再問,原審法官於引導詞中,有否帶出「蓄意」及「魯莽」兩點?馬官又留意到,引導詞中未有提及曾蔭權明知犯法仍繼續犯案。律政司重申,原審法官於引導詞中,整體而言有提及上述控罪元素。
律政司同意原審法官引導陳詞有遺漏
法官李義表示,陪審團曾向原審法官提問,當時辯方已表明應就曾蔭權是否「故意」犯案一點向陪審團解釋,惟原審法官卻回應指「故意(deliberate)」即是「蓄意(wilful)」,李官遂問律政司,是否同意原審法官引導陪審團時有遺漏?律政司同意原審法官的確有遺漏,但堅持上訴庭分析正確。
上訴方回覆時引用許仕仁一案作例子,指該案法官於引導詞中亦有提及,陪審團如裁定被告有罪,即代表被告犯案時屬蓄意,並非只是遺漏,而且是明知故犯。上訴方認為,曾蔭權案的原審法官亦作如此引導。
【案件編號:FAMC49/18】
記者楊思雅 蘇曉欣
empty
原審法官陳慶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