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那一半選民錯在哪裏 - 陶傑

蘋果日報 2020/11/06 02:00

桑德斯左派

美國下一代選民,若要選真正的左派,在奧巴馬拜登克林頓這幫腐敗的偽左口水花裏打滾,真正的左派總統候選人,是桑德斯。
真正的左翼、而不是左膠,方令人敬重。桑德斯年輕時曾經激進過,不但反越戰,還主張將美國國內的重工業國有化,包括石油和能源。桑德斯還提倡要將美國富人的收入設上限,凡年入一百萬者,交稅百分之百,以避免貧富極度懸殊。
但桑德斯並非馬克思主義者,他自稱是崇尚北歐式的社會民主。社會民主派(Social Democrats)是十九世紀末歐洲知識分子開始盛行的一派,他們看見馬克思主義提倡用暴力推翻資本家,SD不主張摧毀資本主義制度,主張在議會民主和基督教價值觀之下盡量照顧貧苦階層,建立合理的社會福利制度。
至於伸手領取社會福利的那個窮人,到底是因為辛勤工作了許多年而被老闆追求更大的利潤而無理裁員;還是天生的懶骨頭不願做工作,無論是社會主義者還是社會民主派都無從分辨,一旦建立了福利機構的官僚,更魚目混珠,變成綜援氾濫而養越來越多的懶人。
這是社會福利制度的一個死穴,永遠沒有答案。因為社會民主是理想的,而人性有陰暗面。在這個層次,共產主義更是極端的理想,同時也忽略了人性的陰暗面——分別在於,提倡共產主義的馬克思本身就是心理極為陰暗的人物,但包括桑德斯在內的西方SD人士卻不是。
十九世紀末,沙皇尼古拉二世面對俄國工業改革帶來的貧窮問題,曾經成立議會(Duma),讓社會自由派人士進入民主制度,卻自己維持否決權。沙皇末年,俄國出現過一段Social Democracy的小陽春,但沙皇不肯轉型到君主立憲。這是俄羅斯民族逃避列寧紅色暴政命運最後的機會,俄羅斯人錯過了。
今日的美國也走到類似的邊緣。Facebook、Google這等跨國數據王國,幾個三十出頭的暴發毛頭小子壟斷財富和國民的私隱,這種大企業,正合桑德斯的國有化來整治。華爾街的金融大鱷,也需要桑德斯這種人來制衡。但是拜登奧巴馬這類葉公好龍的假左派,要他們真的實踐消滅貧富懸殊的理想?他們是全球化金融高度集中的得益者,怎會真幹?
桑德斯是個好人,他紀錄清高,他不會貪錢。與基督教福音派的彭斯,這兩個人是真正的理想左派和保守主義的完美對衡,甚至可以組成聯合政府,如此美國方始有救。但如此設想顯然是天方夜譚,因為美國的愚眾永遠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