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毛學和哲學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3/12/28 00:00


中國大張旗鼓,紀念毛澤東忌辰。
對於毛澤東,評論要公正。毛澤東對中國帶來仇恨和破壞,但是,毛澤東沒有收回香港,毛澤東對香港供應了沒有污染的東江水,毛澤東和周恩來確保運來香港的肉食和米糧源源不絕,毛澤東對香港,還是不錯的。
一九六七年香港的共黨大暴亂,是下面的人自己揣摸、奴才盲動,不是主人毛澤東的意思。毛澤東知道之後,及時制止。毛澤東是一條大魔龍,吞噬了牠統治的山洞裏的一切,但是在山洞口,對於那隻蹦跳的小白兔,毛澤東沒有理會,沒有一伸爪子就摧毀。這一點,毛澤東對香港,至少是沒有罪過。
當然,英國人智慧型的領導,也在配合。毛澤東在五十年代會見過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彼此很投契。毛澤東對英國,反而並無蔣介石對英國的惡感。英國人收到此一姿態的含義,在香港、葛量洪總督的十年,對待毛澤東,就很陰柔地施行了電影「桂河大橋」裏的英國式看家本領──看到長遠的整體利益,不要觸怒毛澤東這條妖龍,在牠污濁的噓息之下,堅守底線,力保生存,同時,一切心照不宣,很有尊嚴地跟毛澤東的中國達成很微妙的默契。
當毛澤東下面的工作單位,滲透香港得太過份,英國人會抗拒而打壓,防止毛澤東的「革命思想」在香港蔓延。果然,「毛澤東思想」的雞禽流感在東南亞散播,造就了馬共、越共、赤柬,獨香港的體質一直健康。毛澤東心裏明白,香港是一個為他本人進口盤尼西林和李小龍電影供他治療和娛樂的地方,「解放」了香港,對他沒有好處。
一九四九年之後,英國人與毛澤東,如何在香港這張床上同寢並存,是世界歷史和人類學上非常獨特的一章。此一章節,以後不會再重複。懶惰而善忘的後世,沒有人再研究,其實人性的趣味不盡,鬥爭博弈的智慧無窮。我厭惡毛澤東,但是As far as Hong Kong is concerned,我喜歡毛澤東,這兩者並不矛盾,也並不「人格分裂」,因為,這就是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