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怕失去工作想輕生
教育政策朝令夕改遺禍 萬三教師情緒病

蘋果日報 2004/06/30 00:00


【本報訊】本港近年的教育政策屢屢朝令夕改,排山倒海的工作加上語文基準試的壓力,害得不少為人師表的都喘不過氣來。中文大學的研究發現,本港四分之一教師患有抑鬱症及經常焦慮症兩種情緒病,其中逾兩成患者更絕望到「唔想做人」,但只有兩成多患者有尋求治療。中大香港健康情緒中心主管李誠警告,教師患有情緒病後,除苦了自己外,也會影響教學質素,最終會禍及百萬的莘莘學子。 記者:陳倩雯
中大健康情緒中心在過去兩個月以電話訪問了二千零四名本港中、小及特殊學校教師,發現百分之十三點八人患有一般及嚴重程度的經常焦慮症,包括常常失眠、難以集中精神及易發脾氣等徵狀;患有一般及嚴重程度抑鬱症的有近兩成;同時患有兩症的更逾百分之八。以本港有五萬一千多名中、小及特殊學校教師計算,患有經常焦慮症及抑鬱症的教師近一萬三千人,約佔總人數的四分之一。
患者一般以女教師較多,病情也較嚴重;四、五十歲教師的情緒健康也較其他年齡組別差。患有抑鬱症的教師中,兩成一「覺得唔想做人」;百分之七曾有自殺計劃;更有百分之二曾經試過自殺。

僅兩成患者求助
調查發現,教師壓力主要來自整體教改,其次是教育統籌局對學校的評估、非教學的行政工作,以及學生的情緒行為問題等。當了小學教師逾二十年的陳老師,就是其中一個幾乎被教改迫上絕路的例子。「因為教改,我要去進修,但放低書本咁耐,讀得好辛苦,之後又要考基準試,我好驚……好驚冇咗份工。學校因為要爭取知名度,乜比賽都要參加,又要成日寫計劃書,又要做好多展銷會推銷間學校。」陳老師坦言,兩年前開始感到壓力龐大,在家中也會無端大哭一場,更常發噩夢,甚至覺得生存沒有意義。陳老師後來被斷定患上抑鬱症,而她的一名教師朋友更因壓力問題而跳樓自殺,令原本不願接受治療的她終於勇敢地面對疾病,現時病情進展良好。
李誠說,教師一般怯於求助。調查發現患者中只有兩成多人求助。他警告,教師是患情緒病的高危行業,其中經常焦慮症的發病率是一般人的三至四倍。
他建議政府向教師提供情緒治療援助,如津貼教師尋求專業治療。教協理事韓連山也直指教統局漠視教師的訴求,要求局方加強對教師的情緒支援服務。教統局發言人回應稱,當局最近已落實多項計劃以加強對教師的支援。
empty
empty
李誠警告,教師患情緒病情況普遍,將產生連鎖反應禍及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