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風味 - 唐顧

蘋果日報 2017/07/28 00:00


蘇州人吳慈鶴在京時,家中寄來「鄉物十數種」,引動他的詩興。茶與筍且不提,團扇就少有題詠。這是一把素絲織成的扇子,一字未題,反而引起詩人的歎惋。「夢欲乘鸞去,人懷撲蝶時」,這一聯該合併來讀。上半句詠江淹《擬班婕妤團扇》詩意,說扇上雖一無所有,卻使自己想隨蕭史乘鸞而去;下半句再跟上解釋,說他想念着那手持團扇撲蝶的人兒。
又有所謂「香牛革茵」,十分新鮮。從名目來看,大約是牛皮製成的墊子。因其軟滑,卷舒如意,很受喜愛。其間還有夾層,裝進薄薄一片柳花,更加輕軟。現今流行一種牛皮涼席,或者有相近之處──舊物不可再見,只能「想當然耳」。
幾樣食物非常誘人。新出的菜芽名叫菜甲,摘下後略略烘乾,便可遠寄。春天摘,夏天嘗,拯救了酷暑中沒有胃口的異鄉人。又有一種玫瑰糖,我也還吃到過。以醃漬好的玫瑰花為餡料,裹在白糖與飴糖混合而成的皮子裏,層層疊疊,酥香粉軟,雖是糖而兼有甜點的意味。此物流行於江南,不出蘇浙一帶,即在今日北方也少見售賣,何況清代。吳氏得此珍重不已,心情很可以理解。
同是江南風味,尚有藕粉。這是我們很熟悉的點心了,將藕磨漿、漂洗、晾曬即成,吃時用溫水調開,佐以桂花糖之類。在如今工藝先進,成本有限,惠而不費;而在昔時居然有以菱角磨粉冒充的,吳氏特地指明這一點,號召大家擦亮眼睛,莫要上當。在今天的城市裏生活久了,幾乎有一種荒誕感。須知紅菱青菱都是稀罕物兒,整年不過賣上一旬,可比藕節貴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