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電影家教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7/07/28 00:00


香港兒童心智精神狀態公認很有問題。全球化的網絡資訊和手機遊戲奪走了兒童的魂魄,不太認識父母的容貌。少數尖子,則變成讀書機器,年幼老積。荷里活電影3D特技,不重故事,經營畫面山崩地裂的爆炸和地震海嘯的末日,令小孩像人工孵化場電燈泡和溫度計工業孵出來的小雞,供家鄉雞和麥當勞消費,早就沒有了走地雞,也就沒有了童真,香港還剩下多少真正的兒童,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在圓方看見兒童電影節,嚇了一跳。「兒童電影」是一個正在消失的類別。「蜘蛛俠」和「美國隊長」不是真正的兒童電影。兒童電影除了要有電腦特技和綠布景的敍事方式,還要有適合兒童的主題:純真、善良、友誼,以及一切的美好(Kindness)。
譬如同樣有兒童文學家達爾小說改編的「朱古力工廠」,主角是一個叫威利王卡(Willy Wonka)的朱古力工廠掌門人,邀請兒童參觀他的朱古力魔幻世界。七十年代的電影版本,英國製作,上一代的喜劇演員真懷德飾演朱古力掌門人,電影沒有電腦特技,色彩繽紛的影棚佈景,今日看來,品味和風格,都屬於上一代,但顏色的配搭、線條的設計,都與電腦時代不同。
父母要與子女溝通,不妨帶他看從前的兒童電影。帶他看了真懷德的舊版,再讓小孩看美國鬼才導演添布頓和Johnny Depp的新版,叫小孩比較三十年同一個故事,兩般的表述方式,叫他告訴父母,或者寫一篇小影評,講一講有什麼不同。
新版的朱古力魔幻之王,雖然俊朗很多,但一張臉好像整了容,木無表情。真懷德那個造型比較像早期的麥當勞叔叔,直接與兒童有親切現實的對話。
而添布頓版的那一齣,主角比較像一個機械人。雖然美工更為大膽,喧紅配鬧綠,紫衝艷黃,刻意撞顏色,這一點,也需要父母引導子女觀察。
商場的自由行少了,靜一點,有一個夢幻遊戲角。VR完了海底世界,要接觸一下真人,學畫畫、聽故事。紅樓夢裏也有風月鏡中的太虛幻境,賈寶玉最終要走出來,觸摸到丫鬟襲人。
通識是從小培養的:文學的敍述、美術的影像、音樂又如何將文字和影像連結起來。這一切,都在前電腦時代的兒童電影裏找得到。問題是連父母也失憶了,也沒有這般視野,教出來的小孩,前半截不行,後半截只能送英國寄宿學校,讓英國人替貴子弟補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