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鬼馬的教書先生 - 石琪

蘋果日報 2002/04/25 00:00


早已知道劉創楚做過黃霑的學生,並非學寫曲作詞唱歌,而是正式教書上課,因為黃霑當過兩年中學教師。最近才知道他的學生包括黃毓民,至今還叫他阿Sir。
日前看《嘰哩咕嚕搵食男女》,有一段不文教授教粗口很惹笑,「不文霑」教書時應該不會爆粗,但相信絕不沉悶,充滿娛樂性。如果全港教師都像黃霑,學生上課就不會苦悶入睡了。
我讀中學時,某年忽然來了一個開小士多的「麻甩佬」教國文。他愛作詩詞卻滿口俗語,把學生當作街坊老友,妙語搞笑,因此每當國文堂便笑聲四起,全班開心。
最記得他講王羲之《蘭亭集序》,講到「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時,說有人抵死地把「夫人」解作老婆,內文變成床上戲!這種成人化「誤解」,反而令學生對沉悶古文增添了興趣。
這兼職老師最正經的一次,是校方派人聽課,他預先叫學生合作,不可亂笑。那次上堂他「按章工作」,板起面孔,正規得乏味。
同學都喜歡他的麻甩教法,特別精神,學得投入。不過,他大概沒有正式教學資歷,當年私校無所謂,現在對師資嚴格規範,教師壓力大,再難自由發揮,學生上課亦難有驚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