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水天使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24 00:00


鬧巿人車爭路,有些地方,搞「步行街」了;讓人購物走路舒服些,還是好的;當然不能跟上海南京路的步行街相比,人家路闊,早有規劃,除了有歇息的地方,還有電車卡載小朋友往返嬉玩。
福州的「福州步行街」,根本就是一片園林,街心一行棕櫚樹,樹兩旁是行人道,行人道旁有人工河和長長的音樂噴泉相隔,然後是休憩桌椅,是遊廊,是車道;地大,就有這種好處,人有人行,車有車走,不必闢了步行區,就等於絕了車路。
步行街寬敞,就可以搭起大大小小的舞台,夜夜笙歌;春節臨近,大陸沒董建華推倒樓巿絕庫房財源,欣欣向榮,開開心心擠在街角猜燈謎。福州步行街附近還有一條「榕城古街」,像一座古城,城中小橋流水,是吃地方小食的好地方。
大陸生產的高檔貨,在福州便宜得離奇,有一尊綠貓眼石大象,我在上海某珠寶黑店見過,是十倍的價錢。逛商場,看到一種叫「水天使」的小魚,魚身有小銀線,大概是人家買來餵大魚的,養在塑料袋或者玻璃小瓶裏,瓶裏放些塑料花草,一堆氧氣珠、一堆營養珠,據說,不必換水添糧,水天使就可以在小瓶裏活上三個月到半年。
在玩具和裝飾品叢裏,在白花花的燈影下,兩尾水天使囚在同一個墨水瓶大小空間裏,這彷彿天長地久的三個月,總算還有個伴兒;但孤伶伶一尾魚,伴塑料花活上百日,也夠淒涼的;想買,怕看着心裏不快活,還是不要了。「魚喜歡這樣生活。」女店員言不由衷。「你也喜歡這樣生活嗎?」我真想問。子非魚,焉知魚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