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旅行證件和娼妓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8/06/08 00:00


在眾多謬論之中,最好笑的莫過於「加入外國籍,只不過把外國護照當做方便旅行的證件」。
領一本美國護照,是為了「方便旅行」?護照代表公民權,要宣誓效忠國家,不是要為布殊去死,而是認同和捍衞國父華盛頓的立國精神:自由、平等、人權、寬容,而民主選舉,只是維持此一理想的必然手段。
領了美國護照,要全球交稅,戰爭時期,如須徵兵,要加入美軍,向美國的敵人開戰。一本外國籍的護照,代表理想和價值,由於公民權體現這一切,在國際上有頭臉,所以許多國家不必簽證,旅行方便了,只是一筆花紅。
正如娶妻,是一段婚姻。婚姻體現情感、諒解、尊重,婚姻是家庭的一項基本契約。當然,解決基本的性需要,是其中一樣功能,但一個有教養的人,不會在宴會中介紹自己的太太時,說他的妻子,只是「我的常任免費娼妓」。
把一本美國護照,說成「只是方便旅行的一本證件」,等同把自己的太太公開形容為「她是我方便生理洩慾的一隻免費雞」一樣,侮辱了他的配偶,也侮辱了他自己。
中國人從飄洋過海賣豬仔開始,去外國,追求的只是改善物質生活:在金山當苦工,只為了多賺幾個錢,寄回唐山。白人販賣黑奴,是到非洲去用鎗炮威逼的,但中國人去金山當苦力是自願的,由自己人當蛇頭,誘騙自己的同胞。同樣是奴工,黑人在美國,很早就爭人權,然後從政,今天有了奧馬巴;但華人對人權基本沒有太大的興趣,他們移民西洋,從第一天開始,是為了物質生活,不是為了自由神火炬象徵的一套比較形而上的心靈價值觀。
中國的儒家講「天下為公」,但把外國護照當旅行證件的人,卻是「天下為私」的動物,這種功利至上的性格,解釋了為什麼在香港有那麼多厚臉皮的偽中國人,自己或者老婆,拿了西方的國籍,還在口口聲聲以「愛祖國」的名義撈盡油水。就像一個男人,把太太留在家裏擦地板洗衣服。領了西方的護照,又回來中國做官從政的,如同是在外面長期宿娼不歸。
美國、加拿大的政府和公民,能忍受此一侮辱嗎?或者是到了清理寄生蟲的時候吧?他們當初入籍,本來就想吃公民權的霸王餐,替他們辦理退還國籍,還要花手續成本。還是日本和瑞士聰明,他們排外,永遠也不給這些人護照,因為這兩個高傲的國家明白:國籍是一項珍寶,不止旅行證件,是「寸」了一點,但省卻許多入籍、退籍,然後又偷偷回來拍門想領回的賠混吉的時間人力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