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我挺恨投毒者!」

蘋果日報 2013/05/07 00:00


【父母悲痛】
「我挺恨投毒者的!」朱令的媽媽朱明新昨接受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不無傷感地說:「朱令是我的孩子,而且是一個優秀的好孩子,正風華正茂的時候,差點就沒命了。假如她沒有中毒,她會做得很好,我會更幸福。但這一切都沒有了!」
憂終老無人照顧 「把她也帶走」
朱明新與丈夫吳承之育有兩個女兒,大女兒考入北京大學生物系,不幸在一次春遊時意外去世,小女兒朱令又遭此災難,原本幸福的家庭頓時陷入黑暗。十多年來夫婦如照顧嬰兒一樣照顧朱令,「真不知道我們終老後,她怎麼辦,我曾想過,到那一天,我把她也帶走……」朱撫着癱坐輪椅的女兒,潸然淚下地說。
朱明新表示,2007年曾有政協委員曾關注本案,要求北京市公安局重查,並收到公安部門回函,「當時那份書面文件說,朱令是被投毒的,但因報案時間晚了,證據不全,表示會盡快辦結此案,沒有說已經結案」。她說,作為家長,他們希望女兒的案件能到公正的說法。
內地刑法規定,刑事案追溯期最多只有20年,朱令案迄今已19年,將臨過期之虞。但也有內地法律界人士指,刑事訴訟法同時規定,對影響特別重大的案件,經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可延長追溯期,而對那些為逃避刑責逃出國外者,是不受追訴期限制的。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