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南枝北枝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2/24 00:00


一條三八線把朝鮮半島分成南北韓,真有點像把天國與地獄隔開的疆界。連兩地領導的出身際遇,亦好像南極北極般差得遠。小布殊說北韓是邪惡的軸心國,倒沒說過了頭。這個軸心國的大魔頭就是金正日。
他有個保鏢現在已逃到南韓去,就對這個北韓的紅太陽沒好話說。他說金正日好色貪杯,有時中午已經喝酒。他在平壤有兩個居處,供他鬧飲行樂。除了保鏢之外,他有時散步另有女醫生和女護士作伴,都是二十來歲的漂亮女子,卻都不大像醫務人員。
每逢見金正日在電視上亮相,我總想起《水滸》裏那高太尉的兒子高衙內。他根本是個仗着父勢橫行作惡的小流氓。他愛看美國電影,倒洋煙不抽,舶來的吃食不沾,除了法國酒;頭蠟就一直用土產的。對比之下,南韓的金大中總統可命苦多了。從政四十多年,他五次遭逮捕。坐牢坐了六年多,被軟禁和流亡海外有十四年之久。曾遭暗殺,五次幾乎性命不保。四次競選總統沒選上,因為搞政治以致傾家蕩產。在最貧窮潦倒的時候,更喪偶。目前的夫人李姬鎬是後妻,原是李朝王族後裔。
兩個領袖政治路線有南轅北轍之分,兩地民生有南枝北枝之別,怎能統一?唯一相同之處也許是,南北韓都有嗜狗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