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論勢:退市遲來 股市放任 - 潘國光

蘋果日報 2017/07/28 00:00


市場現時預計美聯儲局會在9月宣佈自10月起開始縮表,歐洲央行亦會在秋季宣佈自明年起減少量寬規模;早前美、歐、英、加等多國央行官員均暗示會逐步收緊銀根,加拿大央行更率先在7月初加息25點子至0.75%,成為首間追隨美國加息的G7央行。儘管多國央行態度偏鷹,全球資產市場卻沒有被嚇怕,美股及環球股市近期屢創新高,多國企債及房地產價格續徘徊在歷來的高位附近。
央行加息的一大目的本來是要抽緊銀根,以致金融市場狀況有所收縮,從而減低對經濟及通脹的刺激作用。計算金融狀況的指數(FCI)主要包含債息、信貸息差、股價以及滙價等多項數據的加權平均值。若債息下跌、信貸息差收窄、股市上升、或滙價下跌,均會對金融狀況造成放鬆效應,對經濟及通脹因而會構成潛在的刺激作用,反之亦然。
聯儲局在2015年12月首次加息後曾一度抽緊金融狀況,以致金融市場在2016年初出現大幅震盪,多國央行於隨後季度先後放鬆銀根或延後加息,導致金融狀況迅即放鬆,全球高風險資產價格亦觸底回升。但自2016年12月以來,聯儲局合共加息三次共75點子,這三次加息不但沒有達到預期的抽緊銀根作用,美國的金融狀況其間反而愈益放鬆,意謂央行並沒有達到加息的預期目的。
假如聯儲局自今年10月起開始縮表,在第四季預計減少買債的金額只是300億美元而已,對市場的衝擊不會很大。今年以來,歐洲央行每月買債600億歐元,至今年底將累計買債7,200億歐元或約8,400億美元。日本央行2017全年量寬目標為80萬億日圓或約7,200億美元,意謂歐、日兩大央行今年全球量寬規模將逾1.5萬億美元,是過去9年來的偏高水平(當中還沒有計算入英國、瑞士及瑞典的量寬金額,以及中國新增信貸的影響力),這就解釋了為何在多國央行威脅要收緊銀根的情況下,全球資產市場卻並沒有被嚇怕。

自明年1月起,若聯儲局縮表持續至12月底,那麼2018全年縮表規模將可達4,200億美元;其間歐洲央行若每月減少買債200億歐元,那麼2018全年減買金額將達2,400億歐元或約2,800億美元,美歐兩大央行明年合共減買金額將可達7,000億美元(相等於今年歐日量寬規模的近半,還未有計算入央行加息的潛在影響),但當中近三分之二只會在明年下半年才發生。在這前提下,市場也許認為央行退市實在來得太遲了,在未來6至12個月全球流動性仍會十分充裕,加上央行在2016年初曾經有「臨陣退縮」的前科,變相亦縱容了當前市場正呈現無所畏懼的局面。

潘國光
富邦銀行(香港)第一副總裁兼投資策略及研究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