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千股戇人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07 00:00


想有啖好笑嗎?收看那些觀眾打電話問股票的節目吧。我保證你不只得一啖好笑,還起碼有五啖好笑。
首先好笑的,就是你會發覺那些打通電話的觀眾,四個有三個都是說廣東話帶有鄉音的。凡是說話有鄉音的人,我都覺得好笑,正如自己說其他語言或方語時,當地人也覺得好笑。雖然取笑別人的鄉音,是低級趣味,有些低級趣味的確很好笑。
第二好笑的,就是那些觀眾所買了的股票,入貨價都是高過現時市價的,有些還高出很多,笑死你。這些人好像對市場一竅不通,對自己捧場的上市公司亦一無所知,教你不禁懷疑,這些人極有可能是靠撞彩的盲炳。凡是盲炳,我都覺得好笑。
第三好笑當然就是,這些持有蝕本股票的觀眾,總會帶着憂慮的聲線問嘉賓股票專家:「幾時會升番?」這問題就好像問:「我幾時會中六合彩?」、「幾時會有女人鍾意我?」,以及「點解李嘉誠有錢我冇?」那般無稽。凡是無稽的,難免滑稽。
第四好笑的,就是那些出鏡做嘉賓的股票佬,竟然可以一本正經地,回答這些怪音人士提出的怪問題,還耐心指出市盈率是幾多幾多倍、入貨價可以是幾多、目標價是幾多,以及止蝕價是幾多,而不叫那些亂買股票的盲炳,乾脆把積蓄放在枕頭底下算了。
不過,最好笑的,還是嘉賓股票佬提出的入貨價,你等到世界末日,那些價位,就像你夢中那些自動獻身的女人一樣,永遠不會出現。而那些目標價、止蝕價,好像是隨口噏的,信者自誤不自誤,由信者自己決定,噏者不用負責,畢竟,這些只是得啖笑的節目,不是甚麼經濟研討會。
所以,我覺得這些節目搞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