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G.E.M.的舞孃Haruna 舞癡的星級蛻變

蘋果日報 2014/05/18 00:00


演唱會舞台上,陳奕迅、林憶蓮、G.E.M.星光背後,還有一顆隱隱發光的鑽石,是日籍排舞師Haruna Kunisawa。
十年前,舞蹈學校老闆High King於美國發現她,當時她失落了首席舞蹈員寶座,「High King邀我來港教跳舞,拯救了我。」她的舞蹈,是jazz funk、hip hop,也有優美的芭蕾動作。為了跳舞,她自小日練芭蕾10小時;她在同學眼中是怪胎;她受過賞識,也受過歧視。她的執着和完美,是因為芭蕾,以及一雙曾經受傷的膝蓋。
記者:陳芷慧
攝影:陳永威、陳國良
小時候,每逢電視節目播起音樂,Haruna就會跑到螢幕前跳啊跳。父母以為她喜歡跳舞,就在她8歲那年替她報讀芭蕾舞班。同學們只有4歲,身高只及她胸膛,即使老師多番鼓勵,「媽,我討厭跳舞。」她仍哭着哀求。不久,她舉家搬到京都郊區居住,改上小型芭蕾舞課,遇上嚴厲的新老師,「只是角度稍有偏差,她便跑過來踢我小腿,還會扯我的頭髮。但不知怎的,她越打我我就越跳得起勁,父母也感到意外。」一星期五課,放學回家更衣,她便去練舞。暑假時,更是由早練到晚。其他同學下課後相約吃麥當勞,她總是耍手婉拒。「你不需要朋友嗎?」同學問。「我不需要。」語罷轉身跑去。同學們偷偷跟着她,在舞室外隔着小窗窺探她。回到學校,同學們又竊竊私語,「我就是享受成為別人的亮點。」
初中14歲,她已經跟日本著名男芭蕾舞蹈家Mori合作。她還記得那刻薄的傢伙說:「這個女孩太肥胖了,我怎樣抱起她?」「青春期的女生當然有baby fat啦!」她不甘受辱:「我兩星期幾乎甚麼都不吃,只喝茶,然後減去十數磅,我要確保動作夠輕盈。」就是這種過份的執着與堅毅,令老師深深愛上她,還帶她到美國New York's American Ballet School交流及參演,「其他日本舞者都是成年人、美國芭蕾舞團的學員囂張得永遠斜視你,而我是年紀最小的。」但在舞台上,她毫不退縮,比任何人更享受,她躍到半空中,輕柔得像一條絲巾,「那一刻,我真正決定成為芭蕾舞蹈家。」
empty
Haruna兒時曾為芭蕾而發狂,接觸jazz funk後才認識如何無拘無束地表達自己。
empty
Haruna(後)與G.E.M.多次合作,在《我是歌手2》為她助陣。
empty
2010年在陳奕迅《DUO》演唱會上激吻演出後,令她一炮而紅。
膝蓋重創學Jazz Funk
豈料有天猛然落地,重創了膝蓋。「醫生說我膝蓋長期受壓,要做手術,以後不能再跳芭蕾,但基本運動還是可以做的。」以為她傷心痛哭?她沒有,連自己都感到詫異,父母讓她參加英國遊學團散散心,「他們打開了我的世界。」新事物讓Haruna興奮,學英語變成她最大的興趣。芭蕾舞?「我忘了。」後來她到了美國奧勒岡Portland State University交流,修讀國際文化及語言課。看到爵士舞和jazz funk課程的招生廣告,她跑到舞室外偷看,「那老師實在太酷了!」
爵士舞是從芭蕾舞演變過來,Haruna駕輕就熟,但要學jazz funk就得從裏到外完全蛻變:從芭蕾食指上揚的指尖,變成love and peace的手勢;優美的跳躍沒有了,變成重踏、分叉腿、蟑螂腳、繞手、蹬腳、開槍、睥眼等;從前愛穿紗裙扮公主,如今愛上闊tee加鴨嘴帽,帶上耳筒,但播的不是柴可夫斯基,而是黑人騷靈音樂,行路要「un吓un吓」,在公園碰上圍着跳街舞的大隻佬們,她又膽粗粗扭動身軀跟人家「隻抽」,人家一個「批踭」甩肘動作,她回人一個孫悟空的鬼馬猴步,「終於找到一種無拘無束的舞蹈,自由奔放地表達自己,就像兒時在電視機前跳啊跳的快樂。」她本想於交流期間輟學全職跳舞,「但老師說國家給予資源讓我學習,不能不負責任。」她就乖乖聽話,回日本讀書。
empty
Haruna 14歲已經有個人芭蕾舞演出。
empty
Julie(左)是她在美國的啟蒙老師,讓其撇開技巧,學懂將感情透過身體語言表達。
自轉36突圍而出
畢業後她回到紐約,加入著名舞蹈團Broadway Dance Centre。Haruna遲起步,身形弱質纖纖,舞技和funk味始終不及其他美國學員。「一如既往日跳夜跳,拿着一大叠影碟四處求教。」她說。每次表演面試她不是遭拒絕,就是站到一角。她表面滿不在乎,其實心有不甘。就在一次面試中,她如常跳出jazz funk舞步,就在音樂靜止一刻,她突然拋開鴨嘴帽,表演芭蕾舞摩打式自轉,後台同學都爭相出來邊看邊數「16、24、30……36」一般舞者做出24次自轉已經很了不起,非有雄厚芭蕾舞根柢的人不能做出36次自轉,「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做。」她說。
評判們都站起來拍手,人人都見識到真正的Haruna,當時評判才告訴她多次落敗的原因:「他們大多選美國舞蹈員,要找日本舞者,都要找東方面孔。」偏偏純正日本人的她,長得像混血兒。老師比從前更留意Haruna,有芭蕾舞根柢的她,身體角度做得完美,還讓她成為代課老師,「我站在最前方,從鏡中看到同學們都不順氣了。」
努力了五年,終於有機會爭奪首席舞蹈員寶座,「當時我跟另一位美國學員候選,老師私下告之心意屬我。讓我安心。」誰知,老師嫌辦工作簽證麻煩,結果她落選了。「由那時開始,我決定靠自己,找律師以自由藝術家身份申請簽證。」後來Ones To Watch邀請她來港教學。雖然如今她站在明星背後,「但我在香港比任何時候更享受跳舞。」
鳴謝:Niji
empty
雖然在香港教導的學生並非專業,但她說比在美國教導專業舞蹈員更享受。
empty
Haruna經常自己編舞,「只要我有感而發,隨心在房間跳一遍,就完成編舞了。」
Haruna Kunisawa
14歲已成為首席芭蕾舞蹈員,更曾與日本著名芭蕾舞蹈家佐佐木大合作。大學時於美國接觸其他舞蹈,並先後於世界知名的Broadway Dance Centre及Perry Dance Centre學舞,同時於美國著名hip hop舞蹈團WNBA當兼職舞蹈員。04年獲賞識到香港教舞,曾與陳奕迅、林憶蓮等歌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