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香港再無溫和民主派 - 慢必

蘋果日報 2010/01/05 00:00


參加元旦民主大遊行,抵達終點後,有一股強烈的失落感。終點站設在中聯辦後門的對面馬路,而且還有三重鐵馬圍繞,莫說想在門外綁上黃絲帶,就連中聯辦個招牌都看不見。以往,遊行到政府總部門外,都可以影張合照,這次甚麼也沒有,難怪有人埋怨遊行主辦單位安排失當,未有向警方據理力爭,早知要隔住條河示威便不會來。
事前還有些參與遊行的朋友說,想一見中聯辦「鐵欄花」保安周鵬惠,要與她的鉸剪一較高下,看她剪得快,還是大家的黃絲帶綁得快。可惜,元旦當日,中聯辦門外駐紮過千警察,遊行人士未能再睹周大姐的威儀,黃絲帶也只能結在一街之隔的鐵馬上,十分無癮。
何俊仁劃界線叫人失望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回家看電視新聞,見到社民連和一班年輕人,眾志成城,衝破千警防線,把寫上「中共法西斯入土為安」的黑色木製假棺材,放在中聯辦門外,的確大快人心。相信很多朋友也和我一樣,以往對類似的「激烈動作」,不存好感,不太認同。但時移世易,「警逼民反」,民主路上的「溫和」空間越來越小,如果不據理力爭,下次政府總部的示威區便會設在尖沙嘴。如果沒有三重鐵馬和過千警察佈防迎戰,示威者又何需衝擊?任何銅牆鐵壁也阻擋不了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心,強權最後也要向真理讓步。最後能夠在比較合理的距離表達訴求,總算還了三萬多名參與遊行朋友的心願。
衝擊中聯辦的示威者,被那些愛國人士說成反中亂港的非理性激進滋事分子,是意料中事,但連元旦遊行協辦單位之一,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事後也連忙與衝擊者劃清界線,卻叫人失望。何指示威人士應清楚知道遊行至中聯辦、綁上黃絲帶後就會和平散去,並無計劃衝擊及將抗議物品放至最接近中聯辦的地方。為保民主黨溫和民主派形象,爭取中間選民支持,這與他們反對五區公投之邏輯如出一轍。
當日劉曉波起草《零八憲章》時,曾被批評過份溫和,今天卻因此而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十一年;當公民黨也被貼上激進黨的標籤;當香港人想綁一條黃絲帶在中聯辦門外,以表示聲援劉曉波,想以和平方式表達對民主的訴求,也被指為激烈抗爭。
香港已再沒有中間「溫和」民主派!
只剩激進和溫吞民主派
如今,香港只剩下「激進」和「溫?」民主派。我們這群支持民主運動十多二十年的人,已別無選擇,即使不太情願,也只好站在前方。
當民主黨否決五區公投,泛民的分化是必然的命運。與其憂慮如何修補裂痕,不如想清楚自己要站在哪一邊。
下次選舉,民主黨也不用憂心與公民黨和社民連的票源相近,被分薄選票。全心全意全力和民建聯爭取那些親建制的「理性溫和派」的票源吧!
慢必
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