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霹靂火老費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3/05/17 00:00


坊間有兩部費格遜傳記。ManagingMyLife是他的自傳,讓他自說自話自大自慰,那五百多頁紙就是擦過屁股的一摞衞生紙,都是垃圾。另一部是MichaelCrick的TheBoss(《波士》),這才是實話實說的費爵爺檔案,寫得實在精彩絕倫。
作者讓你見到這曼聯領隊的惡形惡相,他色鬼、賭鬼、無賴的一面,書好比他三點無遮的寫真集。他的自傳相形之下倒清湯寡水,淡出鳥來。他把自己掩藏得太嚴嚴實實,像個英國紳士。只是你掀起他的蘇格蘭裙就不難發覺,他一如所有男人家也有隻鳥,還是勃起的。
那回在南非開普頓,他不是鬧出一樁非禮醜聞?《波士》揭他老底,說他好色其實早有前科。在老家當阿巴甸領隊時,他和一個餐廳服務生就搞過不倫之戀,兩人每星期幽會一二次。他又是賭鬼,賭馬賭狗賭球,無賭不歡。基利士比曾經常當他的跑腿,替他到投注站投注。打完球賽在回程車上,他最愛跟球員玩紙牌。儘管是小賭,他也會賭出火來,從不服輸,一輸就憋不住要扔紙牌洩憤。
這個曼聯波士天生是贏家,甚麼都輸不起,球隊輸了自然找人當他的出氣包。在更衣室他扔過茶杯,一整瓶子的可樂,最經典是把一隻球鞋踢到碧咸的眼角上。你要是呆若不雞,他又火上加油,會罵你:「死掉的鼻涕蟲比你還多點生氣。」難怪球員都管費格遜叫FuriousFergie(霹靂火老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