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她們投票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3/10/25 00:00


香港的電視霸權,為獅子山下的香港蒼生洗腦,洗出愚昧的香港師奶世代。
香港的師奶族群,天天看電視劇。電視劇講家姑媳婦、妯娌姑嫂、皇帝奴婢、公主丫環的爭產奪權,一片吱吱喳喳的對白,婆婆媽媽的情節。香港的師奶一面看,一面指手畫腳的評論分享,拉扯到自己的老公及其包養的二奶,對電視劇有切膚之痛的共鳴。
然後大陸的新移民加入觀眾大軍,構成香港的「基層」。這個中國女人的師奶階級,雖然愚昧,卻手握不少權力:除了打麻將「一二毫」的賭注,還有買菜燒飯的預算、給子女選報學校的抉擇、老公收入的財政權,當然還有選台的遙控噐。
師奶族群是典型的小農中國人,她們對廚房和睡房之外的世界毫無興趣,當她們抓牢遙控器,她們不會主動轉看明珠台的「霍金的宇宙」,或者自然生態搜秘。「唐頓莊園」雖然也講英國百年貴族的家庭事,而這些優等的節目,對於她們的子女,有開拓視野、培養品味、啟蒙知識之效,但是她們平時會爭奪名校的報名表,送子女去補習社,而不知道令子女得救的天國就在眼前。
師奶是電視劇的族群,如果她們擁有投票權,她們用電視劇的口味來抉擇:唐唐有婚外情,你看,他叫老婆出來頂罪啦。CY一表人才,你看,他說話的樣子像陳豪一樣自信、林峯一般英偉啦。
香港一年多之前,就是這伙反動而無知的師奶的「民意」主導了「特首選舉」,然後得到「知識份子」的附和,「專業人士」的認可,今天,由師奶的偶像剝奪了師奶子女的電視選擇權,就是中國家長為下一代造的孽。香港的師奶,如果你問我,我會說:跟中國的農民一樣,不能讓她們擁有投票權。這種人越「民主」,其國家越愚昧。要由他們的子女,在中國的農民性格尚未成形之際,造他們的反,造反成功了,與上一代決裂,像巴金的「家春秋」,然後才投票,然後你才可以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