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黃秋生唔係屠夫係關二哥

蘋果日報 2002/01/02 00:00


訪問途中,遇上兩名青年興奮得指手畫腳的截着黃秋生要簽名,他們對秋生成名作《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中的屠夫角色已無印象,反而大讚他在《古惑仔》系列中的「大飛」表現出色,還跟他兩條街,大聲嚷:「你拍乜嘢垃圾戲我都會捧場!」這刻,我看到爆盡粗口、詩詞、歌詞、人生哲理的秋生,笑得好得意、好欣慰……
記者:李玉蘭 攝影:關文慧 場地:綠家花店、怡東酒店
PartⅠ香港怒火
當我偶像 即話我X樣
「呢啲咪叫支持囉!千祈唔好以為我鍾意做偶像,鍾意有Fans,我對呢兩個Terms極其反感!所謂偶像,即係一個戙喺度嘅像,好似古時嘅圖騰,即係陽具!若果你當我係偶像,講句難聽,即係當我係×樣!」
秋生想想,莞爾道:「咁女仔鍾意陽具(偶像)又無乜問題,但我唔會好似嗰啲『被拜嘅人』沾沾自喜,四十歲人重扮白淨無鬚根,六十歲人重扮青春!咁好大鑊,呢種文化令香港男人幾十歲都表現到成個靚仔咁,唔知自己想點!」一句「唔知自己想點」令秋生聯想到阿董,他的火就起……
最𤷪中國人蝦中國人
「一時八萬五,一時話無講過!乜精英教育,咪又係共產黨龍生龍嗰套!阿伯一時話咁,一時又話咁,完全老人癡呆!我生平最怕人唔識扮識,佢搞到香港喎晒,成棚人無得撈!你知唔知男人最怕咩?係無得撈!無得撈代表無得食,無存在價值,對家庭無貢獻,係好大嘅社會問題!但我更加𤷪𤺧係大家喺呢啲大是大非事情上唔出聲,任由自己俾人蝦!
「中國人有樣衰,就係俾人蝦唔出聲;搞到連中國人都鍾意蝦中國人!有咁嘅人民,就有咁嘅政府。我好佩服嗰個響屋企教仔女條友,我硬係唔信,如果全港父母咁做,政府會捉晒啲父母坐監;咁咪即係要起多一個監獄困住啲細路,咁不如起埋塊牆困住香港吖笨!……我唔會鼓勵啲人搞暴動,咁只會令賊人有機可乘!我贊成公民抗命,即係人人響自己崗位,做好自己本分,表達自己意見!
Youwanttrouble,Igiveyoutrouble!
「我唔會因為阿伯係特首而怕佢,你唔好忘記,我老竇係英國人,我係半個鬼佬!英國人最唔怕惹麻煩,你夠膽踩親英國人條尾,佢會麻煩到你甩褲!Youwanttrouble,Igiveyoutrouble!𠵱家阿伯基本上係我最佳娛樂,係佢話希望香港人欣賞佢任勞任怨嘅性格,我插佢,表達咗自我,我又舒服,佢又求仁得仁,何樂而不為?所以佢最好乜都唔做,淨係畀我插就夠啦!」
不滿之下,秋生對香港政府有一套建議,「其實要搞好香港好容易,應該用道家無為而治嗰套!因為唔掂嘅人最忌勤力、乜都管,好似阿伯咁,只會好心做壞事!
「你估我鬧得走佢咩!睇怕下屆,即使吊住鹽水,都係佢做!上天安排好奇妙,無用嘅人會好多人幫,好似溫室小花咁!但係我呢啲有實力、夠堅嘅,就好似沙漠仙人掌,乜都靠自己。攰㗎!我都攰㗎!……我都鍾意享樂嘅日子,但係如果無咗捱通宵三日唔瞓嘅辛苦,又點會㗳出茶嘅甘味?」
PartⅡ星星之火
小時犯規罰裸體企操場
秋生笑笑反問:「你以為罵就唔好?我記得細個我喺九龍塘學校寄宿,因為犯校規,被罰除晒衫企喺操場,重俾一個女同學見到!自此,我經常發一個喺鬧市裸體、俾成街人圍住睇嘅噩夢!
「呢個問題多年來都困擾我,我睇過書,知道要喺公眾面前Nude一次,至可以Breakthrough呢個心理關口。我自問唔係『雄偉』,點可以畀人睇?
「大概十年前拍《聊齋》,喺昏暗燈光、好Wide嘅鏡頭前,我選擇正面全裸出鏡!感覺成個Free晒!」
PartⅢ中年文火
年過三十頭耷耷
突破一道關口,要走的路仍很多,「我都唔知點解,當年自己都叫年過三十,影帝又攞咗,又多戲拍,但硬係無信心,行路頭耷耷;對住年紀細過自己嘅人,都覺得佢哋似哥哥姐姐!我當時好希望能夠成為男人,唔想咁『靚』,唔想『唔知自己想點』。
「早三、四年前,因為甲狀腺大病一場,身體暴肥過二百磅,鴛鴦面、大細眼,作為一個演員,點可以咁嘅樣!嗰時惟有日日瞓喺張牀,雙眼望住個天花板,真係好易諗埋一邊,一蹶不振!好彩個圈重有朋友關照,搵我拍《野獸刑警》、《風雲》、《G4》,而《野》更加攞到獎!而朋友開解亦好重要,我有時諗唔通就會打電話同Herman(導演邱禮濤)、青雲佢哋呻!

獎項加朋友 男仔變男人
「加上呢幾年睇咗好多心理哲學書,喺2001年憑《螳螂捕蟬》攞咗舞台劇最佳男主角呢個獎……係咁一樣嘢加一樣嘢,令我真正建立自信心!如果用電影畫面表達,係行步路都有陣風傍住,真正由男仔過渡成為男人!成個人穩重咗,有晒信心;知道自己乜嘢得,乜嘢唔得!更加欣賞自己嘅優缺點!講嘢、唱嘢更加有分寸,唔會再被情緒駕馭自己。
黃伯活得優游 最怕醜
「所以喺2001年,我雖然唔係太多Job,只係做史力加、麥兜配音,做張艾嘉、大哥嘅戲,籌備唱片,但我都明白呢啲Job樣樣都係好嘢,唔係嗰啲拍三兩日嘅垃圾。我重會善用時間拉吓二胡、淋花、撚雀,同貓仔狗仔玩,同仔仔打Golf,同阿媽飲茶……」秋生忽然笑歎,「啲友仔笑我生活似阿伯,重叫我黃伯,我只係生活得優游啫!」
令人意外的是,秋生不怕老不怕病,只怕醜。「我隻眼、胃有事,無乜大不了,人大咗,呢啲係好自然嘅事!但為咗出鏡,我好鬼貪靚,會做吓Facial,塗吓生髮水,出街之前重會箍個腰封,唔使食咁多嘢。」
後記:病完收火
「我𠵱家年紀大,都四十歲,又病完,唔再係後生嘅吶喊怒火,反而係黑色幽默,文火嘲諷多咗。」看他的新歌歌詞亦感到這種改變,他𤷪𤺧地續說,「我同家人早已搞好移民,隨時可以走人!但我喺香港生活四十年,我好鍾意香港嘅人、事,點解要為咗佢老董呢條友仔,離開呢度?佢根本無權搞到我『屋企』咁!所以我會繼續講,繼續唱!我覺得我嘅性格同關二哥有啲似,係義氣貫乾坤,精忠昭日月,唔啱就要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