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籽】求愛借庫 男根大迷信

蘋果日報 2015/06/25 00:00


【文化籽:籽談風月】
「你只用下體思考。」這句話,除了批評人,還有另一重深意,其實是想說:「你下體能夠思考。」古往今來,下體被認為能夠思考不特止,還會被當作神祇崇拜,求財、求雨、求豐收,也要問問,全知全能的神祇。歷史告訴我們,陽具的靈與慾,比我們了解的更加偉大。
講起陽具崇拜,相信曾到泰國、日本等地拜過生殖器官的讀者,都感受過「你站在橋上看陽具, 看陽具人在樓上看你」的節日氣氛, 煙火鼎盛時,正是仿具藏身處,上炷香,求財、求生養、求平安,如有神助。
empty
伊朗的Khalid Nabi墓園,多柱擎天,讓人不禁想到死亡的意義。
羅馬人無懼 任君欣賞
自古以來,有關陽具的神,以及寄託信仰的物件,的確不少。希臘神話中,便有「陽具之神」普里阿普斯(Priapus)的傳說。Priapus乃後代醫學「陰莖異常勃起」(Priapism)的英文字源,神話中為酒神Dionysus和代表愛情、美麗與性慾的女神Aphrodite所生,也被稱為「生殖之神」、「田園之神」,主要負責守護泉水、田園、船夫、漁民以至妓女。
對Priapus的崇拜,在公元前三百多年的地中海東岸地區普及,起初形象是一支木棍,到了崇拜風氣鼎盛的古羅馬,變成了一手拿起蔬果、一手拿陽具的親民形象。古希臘和羅馬人的陽具崇拜留下不少足迹,他們無懼展示陽具,走進庭園和花園,任君欣賞。古時的慶典,更會融入慶祝酒神的活動,載歌載舞,扮野獸或獸人,向陽具朝聖一番。
古人起初以為生育是女性單獨完成的,故早期的生殖器崇拜都以裸露乳房為主,直至轉入父權社會,以為男子是創造生命的主宰,陽具才開始抬頭。古羅馬崇拜陽具到了一個點,象徵力量以及豐收的陽具信仰於是勃起,今天幾乎取代了崇拜女性陰門的地位。
今天古羅馬城市龐貝,便出土過不少關於Priapus的壁畫,希臘的德洛斯島(Delos) ,也殘留不少陽具雕像遺址,事實上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雕像、石刻,反映處處是陽具,信仰並不局限地區。
empty
羅馬時期的Priapus「陽具面」青銅雕像。
希臘辦慶典 印度雕蛇
放眼世界,崇拜Priapus者大有人在,今天希臘會於大齋節(天主教會稱四旬期 )前舉行節慶,行人以假陽具互相追擊,還有巨根出巡,算是古文明的傳承奇蹟。此外,上世紀八十年代在北美興起的St. Priapus 教會,信徒大部份都是男同性戀者,崇拜Priapus的金槍不倒,至今不衰。
empty
今天的希臘仍有陽具慶典。
印度人則將陽具稱為「林迦」(Linga),製成立石,與象徵女陰的「由尼」(Yoni)磨盤狀石刻相對,同置放於廟宇崇拜。最著名的,要數位於象島石窟的《濕婆三面像》,乃古印度生殖器官崇拜的「至美」象徵,左為男相, 手持象徵男根的毒蛇手,右則為女相,拈象徵女陰的蓮花,面容兇悍,居其中的是冥想中的濕婆形象,手持乳房石與男根石,顯示世間萬象,要萬物生生不息,天地唯根。
empty
印度《濕婆三面像》,左為男相,手持象徵男根的毒蛇。
中日三足鳥 吉祥象徵
中國人求子有送子觀音,原始社會已有陽具崇拜。《生殖崇拜文化論》一書所載,中國先民觀察到鳥類生育,先生卵,再孵化,聯想到男性的「兩卵」,且由於飛鳥多卵,遂成為了先民崇拜的對象,今天我們從中國很多出土的鳥形陶瓷,鳥形頸部的螺紋,亦可見男根的形態。鳥紋圖騰,也有幾分男根意味。
古時亦有「棲息於太陽中的靈鳥」的三足鳥傳說,後來更傳到日本。由於三足鳥與「男性兩腿夾一根,其數有三」的形象相似,遂被視為吉祥象徵。事實上,西周早期的青銅器紋飾,往往可以看到周人將陽具視為吉祥物的根據。中國也算是個陽具大國,今天大陸重慶綦江中峰鎮,甚至有「男根勝地」,男根石群,陰陽合石,生殖文化遊,都有國家AAA級!
empty
重慶綦江中峰鎮有「男根勝地」,是中國AAA級陽具景點。
靈根早種 泰建廟供奉
陽具文化盛於多地,日本的「男根節」和不丹的「陽具村」,早為世人認識,至於泰國曼谷,便有靈根廟 (Chao Mae Tuptim Shrine),相傳是一位商人為求添丁而建,久而久之,成為當地居民信仰。寺廟門口小小,陽具多多,最緊要「靈根自植,才叫有心」,當地居民甚至會求財借庫,日後找數。
empty
靈根廟拜神道具並排而列,有居民求添丁還假J供奉。
伊朗立墓碑 盡顯尊貴
蛇杖、神鷹、愛神之箭、海神波塞頓(Poseidon)的三叉戟,皆象徵陽具, 稍晚出現的,強調威猛內涵,例如獅子、老虎等等,與今天我們以「大鵰」、「大象」、「猛虎」等形容,不遑多讓。最奇趣的,還有以陽具作墓碑,以顯示死者的身份尊貴,目前埃塞俄比亞有不少古代遺蹟,均以此為碑石;伊朗北部,亦有一座以生殖器造型墓碑聞名的Khalid Nabi墓園,約有1,400年歷史,高近兩公尺左右的巨根,崇拜的不是陽具,而是莊嚴。
不過香港人談陽具卻很物慾, 好聽一點,是由於城市發展成熟,早已看破甚麼「性交轉運」,不再神秘; 難聽一點,乃香港本來就缺乏信仰,自由、民主勃起難得,再要小學雞性教育不去肢解性觀念則難上加難,更何況要坐下來,談談陽具信仰。
在香港談陽具的悲劇,在於佛洛伊德所稱的心理狀態「陽具羨妒」(penis envy),是絕對經不起驗證的(理論指女孩很容易對男孩的強壯以及各種生理狀況產生妒忌);只怕「the penis is dying」,立個墓碑,隨時都有土地供應問題。
記者:童傑
編輯:謝慧珊
美術:楊永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