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說真話方能化解危機

蘋果日報 2002/01/08 00:00


城市大學社會科學學部講師 蔡子強
一句「HappyNewYear」,把警隊的公信力都押上了,甚至換來「香港袁木」之惡名。當然,執筆之際,真相尚未大白,但青年練志偉及其夥伴的證供,卻隱隱然把警隊迫進死角。如果古樹鴻警司最初的一番說話,原意只是希望用一句謊言,來化解一次「掌摑危機」,盼「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那麼今次便真的弄巧反拙,作繭自縛了。
最近城中炙手可熱新書,盛傳是財爺「珍藏秘笈」,迪克莫里斯(DickMorris)的《新君王論》(TheNewPrince),當中剛巧便有一段是談及如何應付醜聞危機的。
莫里斯說:「應付醜聞,惟一可以令你脫身的方法,便是坦白說出真相,然後設法拋出更重要的課題,希望能成功轉移公眾視線。……要想減低醜聞所造成的傷害,便千萬不要講大話,一個大話往往需要另一個大話來作掩飾,如此永無休止,逐漸泥足深陷,最後將無法自拔。」
莫里斯再舉萊溫斯基醜聞為例,當事件最初遭傳媒披露時,克林頓曾找他共商對策,他當時的建議便是坦白說出真相,而由他主持的內部參考民調亦顯示,國民可以寬恕總統濫交,卻絕不可以容忍總統發假誓。他的結論十分簡單,今時今日,公眾都是頗為寬容的,知道世無完人。

爭取公眾諒解
回到本港,事實上,TVB錄影片段曝光後,練志偉母子公開露面前,打電話上電台「烽煙」節目發表意見的聽眾,都幾近一面倒譴責肇事青年態度囂張,目中無人,反而怪責警方的較為少。
試想想,如果當日警方和盤托出前線警員與青年衝突的原委,爭取公眾諒解,即使事實是後來練及其母親所聲稱的版本,相信公眾都不會對警方多予苛責,而不會像今天般上升到「誠信」,甚至「妨礙司法公正」的層次。事情的發展隨時會演變成莫里斯所估計的一樣。
或許警方當初所抱的是息事寧人之心態,害怕事件被一些政客或意見領袖拿來挑剔,窮追猛打。但正如莫里斯所說,化解醜聞往往其中一個要訣,便是任由你的政敵說盡各種尖酸刻薄之言,當他們愈被沖昏了頭腦,愈貪勝不知輸,終將物極必反,公眾會開始慢慢反彈,反而會同情你,認為你的醜聞只是政客、黨派利益以至個人意氣、仇恨下的犧牲品。
不知道古Sir認為這些看法有道理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