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七筆思議】
失敗的Man:黑暗中秋 - 郭子健

蘋果日報 2015/09/30 00:00


我兒時有三大節,頭位一定是新年,第二位是聖誕,第三位就是中秋!新年因為有錢買玩具,所以排第一位,但其實對住班親戚是最悶的;聖誕是一個表白的節日,加上傳說中平安夜失身夜,令這節日有一份濕濡濡的緊張感!
但若論好玩一定是中秋,由迎月玩到追月,賞月那晚還玩通頂,平時掂都不能掂的火成為這節日的象徵,在這天每個少年都變身火孩子,很少外出的小孩都解禁,攞正牌來做盡壞事,走在街上猶如到了戰場,四處火光紅紅,蠟燭燈籠隨處可買,只要有一個月餅盒,數十排蠟燭,你便能成為皇者。
位於屯門的安定友愛村樓下的公園是煲蠟的小戰場,火高平均一米,拿來潑蠟的大多是水樽,主打還是家庭觀眾,大部份手持燈籠和小蠟燭,雖然也是逼得很,但一切還是溫和的!但只要走過一點,去到三聖村後的青山灣,咖啡灣和嘉多利灣,你才真正知道甚麼是真正的戰火!去得呢啲大場,通常都是上得大場面的少年,隨便十個八個人,帶無數蠟燭,每人幾個月餅盒,兵分幾路來煲,煲得火紅後匯集在一起,成為一個大火,潑蠟方法層出不窮,用口噴水,用樽倒,竟然有人屙尿來射!蠟一搶火,最高的會燒至一層樓高,有些甚至會到樹頂!這邊見你燒得高那邊也不甘示弱,此起彼落,整個天和海都映得火紅!在同一個月亮的映照下也有情侶二人燭光晚上,靜靜地圍個心形,旁邊放着浪漫音樂,同一個沙灘,呢邊殞石旁的天際,那邊煲蠟的在轟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 !旁邊的燒烤場也水洩不通,整個世界都是火!很熱鬧!
心血瞬間燒毀
我小時不喜歡群體活動,所以最喜歡的是玩燈籠,每個紙紮舖、士多都有非常多的燈籠賣,紙紮舖的燈籠會吊的很低,剛好在大人的頭頂且非常密集,種類多得驚人,飛機大炮、坦克戰船、各類走獸動物、超人怪獸!兒時冇可能買玩具,這些燈籠成了完夢捷徑,有一年我還親自製造,拿起竹篾和玻璃紙、漿糊,自己紮起了一個老鼠形的燈籠,拿着極大的滿足感出街,卻不到幾分鐘就被吹倒燒着!看着自己努力了幾天的心血瞬間燒毀,卻竟然沒有傷感,反而有種異樣的興奮!
今年的中秋我在北京工作,北京原來沒人重視中秋的,跟北京年輕同事提起,他們連迎月和追月也不知是甚麼,只知中秋送些月餅就算,也沒有假期,沒人去玩,我和香港組員選擇持續開會直至夜深,聊着一場很大型的動作設計,美術部的同事做了兩大台實景模型來讓我們談動作設計,看着這真實比例縮成的場景,我想起我的老鼠燈籠!很想一把火燒了它!
就在這時,全酒店突然停電,在漆黑一片中手提電話代替蠟燭亮起了一個個光團,往窗外看去,整區大停電,一望無際的一片漆黑!我失笑!這真是中秋的一個極大諷刺!抬頭往天一看,密雲,沒有圓月,還下起雨來!我冷冷地拿起不再叫沙田柚的柚子,一個流沙月餅,一杯熱茶,和一班年紀相若的香港同事說起兒時的中秋!是這中秋晚上,另類的暗黑快樂!
失敗的Man
撰文:郭子健

志願保護人類,維護世界和平的電影性工作者。

本欄逢周三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