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均富財論:控制權與影響力

蘋果日報 2003/06/24 00:00


上星期三在香港會會員吧午飯時碰見鄭大班,有一鼓走上前與他談幾句的衝動,奈何離開時見他在吧枱打電話,只好作罷。這位「十點前特首」或「民間抗炎指揮」,封咪比開咪影響力更大,起碼令上街表態的理由又多了一項。繼大律師之後,醫生亦組織業界上街,會計師呢?李議員似乎未問業界的意見。
影響力這家東西無色無相,但身處當中,總會感受得到。卡奈基有部書,名為《HowtoWinFriendsandInfluencePeople》,內容指要達致成功,有九成因素是關乎清晰的表達能力、能激盪人心及叫人認同自己觀點的本領。至高境界是影響了別人而令對方毫不察覺,而並非靠拙劣的控制。
誰人需要影響力?領袖當然是首選。欠缺影響力的領袖,形同虛設,正所謂「民無信不立」。
控制權與影響力之分野,在會計入帳方法上一樣有分別。控股公司對附屬公司有控制權,但對聯營公司有的只是影響力。之前已經解釋過附屬公司並非單純以超過50%控股權為分界線,只要有足夠控制能力,縱使持股量少於50%,同樣可以被視之為附屬公司。

附屬變聯營有乾坤
最近投資者可能有留意到,新加坡的盈科拓展公布,已不再將電訊盈科﹙008﹚列作為附屬公司;從2003年1月1日起,只會視之為聯營公司。公告內有解釋原因,坊間亦有不少傳言,試圖找出背後真正理由──甚麼發債、甚麼私有化等等,眾說紛紜。但有報載指當中原因是更改入帳方法,以減少盈拓對電盈的控制,作為邀請蘇澤光加盟電盈的條件之一。這類本末倒置的想法,足見部份記者對有關財務常識或邏輯思考之貧乏。
盈拓持有電盈32.8%股權,離半數還差一截;但身為電盈單一大股東,並佔董事會之大多數,足以令盈拓對電盈有絕對的控制權。基於這個原因,過往盈拓的帳目會把電盈作為附屬公司入帳,在綜合報表「吞併」所有電盈的資產負債,並扣除少數股東權益。可以想像,在這情況下,少數股東權益的數字,會異常地比大股東還要大。
有關改變入帳方法的官方原因,是盈拓已不再擁有電盈董事會的大多數控制權,代表盈拓的董事人數已少於總數四分一。基於控制權消失,電盈已不符合作為盈拓附屬公司的條件。
投資者相信會有興趣知道,入帳方法之改變,對盈拓帳目的影響,電盈的公告亦有顯示。假設電盈由02年1月1日已經不再是盈拓的附屬公司,那麼02年底公布的全年業績,盈拓每股盈利為0.66仙(坡元,下同),比去年實際公布的1.18仙為少,但每股淨負債會由0.31元改善至0.19元。是否為傳言的發債或私有化鋪路?投資者可自行分析。
附屬公司或聯營公司除了入帳方法有分別之外,背後的實際意義,其實更加影響投資決定。要知道兩者所代表的是控制權及影響力之分別。控制權即是包括對資產運用的控制能力在內。對於一些大股東持股量低於五成、但手握實際控制權的公司,投資者可能會思考,究竟這大股東會否善待小股東?盈拓這類明刀明槍、表明身份是持有控制權的大股東,投資者有足夠資料可以作出理性分析。但遇上三緘其口、只是背後行使控制權,但表面毫無徵狀的公司,投資者就變得無從入手,不知如何才能作出理性決定。

要作出回應別沉默
如何避免這情況出現?長遠計只有加強公司管治,增加透明度,並對違規者加重懲罰,投資者才可以得到保障。
盈拓過往這種未持有大多數股權、但有絕對控制權的情況,投資者沒有太大抗拒,反正既明刀明槍,又沒有瞞騙大家。最可恥的當然是只持有少數卻擁有控制權之餘,還要作出種種侮辱智慧的行為。對於這情況,閣下要認清事實,並作出適當回應,切不要作沉默的大多數。
龔耀輝
均富會計師行高級經理
電郵﹕[email protected]
empty
盈拓最近公布不再視電盈為附屬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