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看仇人提堂 誓血債血償

蘋果日報 2004/07/02 08:00


阿德南 24歲
2003年3月:美國攻伊兩周前,他遭侯賽因親信動私刑割舌
前年十二月,阿德南在街上抨擊侯賽因和他的長子烏代,烏代親信聽到,捉走虐待三個月。
一天他在獄中醒來,先被痛毆一頓,然後遭蒙眼帶往別處。他說:「我以為他們要處決我,哭了起來。」蒙眼布被解開,他才知家人鄰里都被抓來,迫令喊口號和高舉侯賽因畫像。烏代親信沒有殺他,卻用𠝹刀割掉他的舌頭,「割了三次才斷」。
阿德南口齒不清地說,一定會看侯賽因受審:「一定很好看,我會捧腹大笑。但我已成了廢人。」
羅赫澤 28歲
1988年4月:他目睹侯賽因軍隊屠殺庫爾德族同胞
那年他只得十二歲,伊軍在他居住的伊北庫族村落,將全體村民逐往亂葬崗,然後亂槍掃射,「向孩子開槍,向孕婦開槍」。他肩膊中槍,被踢落填滿屍體的大坑,在屍體掩護下,他得以保命乘機逃脫,母親和姊妹全部死了。
他現居美國,但可出庭指證侯賽因。他指審訊便宜了侯賽因:「我很想他死,吊在某條大街正中央的樹上,人人都可見到他,向他擲石頭。報應的時候到了。」

哈馬迪 41歲
80至90年代:親弟和丈夫先後給侯賽因徵召入伍迫死
一九八六年,哈馬迪二十一歲弟弟周末休假從軍營回家,雙手因做苦工和遭虐打而傷腫難分。父母送他入院一晚,結果被秘密警察抓回處決。淚盈於睫的哈馬迪說:「他的屍體被電得焦黑,全身被刺穿洞,血流盡。」
五年後哈馬迪的丈夫同樣被徵召入伍,他決定逃走,自此音訊全無,相信已經遇害。她說:「如果活埋他,他死得太痛快。我倒想美國有甚麼科技能注射藥物令他腦死亡,不能思想但仍活着,讓他生不如死。」
路透社/美聯社/美國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