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雪困記(上)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1/04 00:00


聖誕期間的北海道兩個旅行團,很快就過去,今天是回家的日子。
赴機場途中,一路雪下個不停,到達之後從窗外看見的國泰珍寶機,圓頂和翅膀上都積了一層很厚的雪。「飛得了吧?」團員擔心。「已經讓我們把行李都check-in了,應該沒問題吧。」我嘴巴那麼說,心中還是憂慮。
進入機艙,坐穩了,出發的機會更是大增。忽然,機長宣布:「第四個引擎的紅燈亮着,修好了便能起飛。」
這種情形時常發生,不值大驚小怪。
等了好久,不對呀!偷偷走去問機艙服務員長,她低聲說:「地勤修理人員說引擎沒事,但駕駛室的紅燈沒有熄滅,還是安全第一,確定後再飛。」
說得沒錯,再等。窗外的狂風大雪已是橫飛地步,要做應變的措施了。即刻聯絡下榻的五星酒店,對方說可以把房間留下,略安心。
「巴士訂好了沒有?」我又問。「等決定飛不飛再叫。」「不。」我說:「會太遲,到時叫不叫得到也不一定,先訂下,能飛的話照付錢。」
「引擎已快修好。」機長又宣布:「因為機組人員工作時間已過,我們會飛台北,在那裏換新的一批。」「飛台北也好,可以吃台南擔仔麵。」我們的團員好像只想到吃的。
飛與不飛之間,拉扯了不知多少次,外邊的雪愈來愈大。
終於,機長說:「經過修理,我們能飛。」大家歡呼,機長又說:「但是跑道積雪過多,為照顧大家的安全,我們還是決定留在札幌。」
眾人嘩然,我衝出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