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冷靜之後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8/06/08 00:00


當賑災的激情冷靜之後,中國人開始檢討前陣子賑災熱潮中的一些問題。
跟北京朋友通電話,知道他們對於大陸許多人對某些捐款人的攻擊,跟我的一樣,十分反感。
賑災捐款本來是一件善事,但結果弄到了指標和攀比上去。不捐錢還沒事,捐了錢,稍有差池卻要被人臭罵。比如姚明捐了兩百萬,卻招來攻擊惡罵,罵他對美國人比中國人好。
「這種事情,全世界只會在中國發生,中國人的心態太差。」北京朋友說。
所以,許多事情本來很好的,但在中國搞着搞着,就難看了。
四川都江堰那所倒塌的中學,壓死了許多學生,現在校長被學生家長告上法庭,每個死去的學生要他賠六十萬。他拿什麼賠?結果,可能會去尋死,賠上一條命。
這樣的新聞,大陸是不報的,北京朋友是聽我說了才知道。他說,大陸新聞機構,對於這次天災報導有嚴格規定,什麼可以報,什麼不可以報,三令五申。所以,在媒體上看到的,都是激動人心催人熱淚的畫面和文字,負面新聞一概不報。他認識的記者在災區看到災民們在烈日下排着隊,一人只能領一瓶礦泉水,但地方官員卻在旁邊屋子裏,開着冷氣打麻將賭錢。這種事情,當然也不能報。
現在,冷靜下來的人已經留意那四百多億民間捐款的流向。地震初時,災區只要開口,錢和物資很快就批下來,現在,已開始小心了,因為同樣是重建一所山區小學,有的地方說五十萬就夠了,有的地方竟向行善者開價一千萬。
當人性光輝閃耀過之後,人性陋習必定捲土重來。前者因為大災當前,後者因為大財當前。那是最讓人放不下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