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悅耳的警號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2/05/04 00:00


劉先生住在消防處的救護站旁,我登門造訪,發覺平均十五分鐘就會聽到一次警號,談話也被打斷,我懷疑他們一家晚上是怎樣睡覺的。
「聽不到警號,才不能入睡。」劉先生笑道。
劉先生小時住石硤尾,那年發生大火,多人死傷,劉先生也是災民之一。
「當時火光熊熊,濃煙密布。父親不在家,母親右手抱着妹妹,左臂摟着我,瑟縮在窗邊。由於治安不好,窗用鐵枝封住。我們走投無路。」劉先生猶有餘悸地憶述。
「我還記得母親說,如果她用棉被裹着一個孩子跑出去,她一定會被燒死,但孩子可能獲救。問題是該抱妹妹還是我?」劉先生繼續說。
「你怎樣回答?」我問。
「我叫母親抱妹妹跑。」劉先生說。
「你真偉大!」我讚道。
「其實是自私,」劉先生搖頭說:「如果母親為我而死,我將永遠自疚,我不願意承擔這個包袱。結果母親沒有抱妹妹跑,我們一起等待死亡;就在最無助的時刻,忽然傳來滅火車的警號,那真是世上最悅耳聲音。我們重拾信心,努力支持至獲救。」
如果在寂靜的晚上,你被突如其來的警號驚醒,請別憤怒;可能有很多顆絕望的心,因為這聲音而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