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花月」(下)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花月」裏最大一間用餐房間,分了兩個部分,一邊是傳統和式榻榻米,房中間放了一張矮矮的紅漆圓桌,這是「卓袱料理」的特色,食客圍圓桌而坐,紅漆顯出了喜氣,十幾道菜的古代日本Fusion宴,可以吃到最好的日本刺身料理,也可以吃到葡式焗酥皮、中國的紅燒五花腩,這時候,你就覺得那張圓桌帶出的熱鬧氣氛了。
房間的另一部分,則有中式的枱櫈,雲石枱面上吊着西洋式吊燈,室內的擺設也跟日本傳統房屋大異其趣。這一間房間最大的歷史價值是:它是全日本最早的一間外國式房間,叫「春雨之間」。
「春雨之間」現在仍招待客人,但人人都小心翼翼,畢竟屁股坐在古董上,會有些心理負擔。同時也覺得有趣:日本人就是在這一間房間裏,從榻榻米上爬起來,坐上靠背椅子去了。
一九一二年,孫中山辛亥革命成功之後,帶着戴季陶到日本,為得到日本人的支持而道謝。他在離開長崎之前,長崎政府長官請他到「花月」吃飯,拍了一張照片留念。這張照片,如今就掛在餐廳二樓的博物館裏,中國人見了,不免有些遐想:那時「花月」還在妓院「引田屋」範圍之內,國父到此,不知有沒有順便「參觀」一下?那時候革命者多好冶遊者,戴季陶跟一個日本女人生了個兒子,後來被蔣介石收養,名叫蔣緯國。
同行的朋友一看咱們的國父搞完革命竟然要到日本致謝,不禁有點狐疑:「這麼說,孫中山豈不是漢奸?」
我白了他一眼:「這是你今天的見識,想當年,搞革命哪個不有奶便是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