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定要鮮花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2/05/04 00:00


一定要鮮花。
嬌豔欲滴,意態鮮妍。香的。挺的。像十三日的月亮。花放至七分──花未全開月未圓。就是這一刻。最好還帶幾個花蕾,前景充滿希望。
不是鮮花,有甚麼意思?
有些人信風水、講方位。在這個那個位置放上一瓶花,可以催旺桃花、文昌、官祿、正橫財、人緣……但室內放一瓶好花,無論如何都添春意,也帶來好運好心情。煩悶的你看過去,眼神也溫柔了。隔幾天變換品種和顏色。沒機會生厭。
自己買的,人家送的,一定一定要鮮花。不愛膠花、乾花、絹花、絲帶花、紙花、麵包花、木雕泥塑花、金銀銅鐵花、水晶瑪瑙琥珀花……這些,沒有生命,等同「物件」。
花之所以珍貴,只因短暫。意氣風發,燦爛綻放,未幾即憔悴頹然,垂首不語,得趁尚未完全大去,馬上扔棄。不忍目睹最悽愴醜惡的光景──我們貪戀的,亦一時色相。不需要它恒久地瓦全。像黃臉婆。
清水養着的花,好似比泥土養着的花美。
盆栽千萬別高懸在你頭頂上。那是說,你在泥土下了──要多晦氣有多晦氣。這不是迷信,是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