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冇 解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3/05/25 00:00


F4是我見過的男性之中,最「娘」的四個。實在不明白,為甚麼那麼多女孩子為他們着迷。
但世事,又豈是我能明白的呢?單是女人為何長髮,這問題已在我理解能力範圍以外。要理解自己理解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你須要超越自己。但,要超越自我,談何容易?只有毛毛蟲,才可以忽然把自己破開,搖身一變變成蝴蝶或飛蛾,把自己超越得好厲害,近乎離譜,你我怎可以與毛毛蟲相比呢?
當然,對於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可以扮了解。但我不想這樣做,不想人家以為我是中國的衞生官、市長和省長——他們對他們完全不了解的非典型肺炎,也扮到好像懂得醫治似的,真是超越自我得很,比毛毛蟲更勁。
其實,我又何必定要了解女人為何留長頭髮?有些事情是不用了解的,喜歡就成。女人長髮,我喜歡。長髮女人撥弄頭髮,我愛看。長髮女人把頭髮束起來,我愛看着幻想,幻想把它們「解放」。
短髮的女人也很好。和短髮女人滾地沙,不會那麼容易被秀髮插眼。流着眼水時,甚麼也不會做得好。你看那些眨着淚光說話的高官,多難看,而且甚麼也做不到。
其實,沒有頭髮的女人,我也不介意,只要她有女人味。有些女人一頭長髮,卻比我更man,你教我如何和她們相處?我不知應該和她們打情罵俏,還是和她們踢足球。
至於F4,我實在不知道該和他們踢足球,還是相約一起洗頭恤髮,然後一起織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