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如果你變了……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4/04/13 00:00


有沒有想過某天清晨,鬧鐘響了,你瞇着睡眼,老大不願意地爬起來,推開浴室的門,小便前,你習慣瞜一眼鏡子,這一眼,讓你呆住了,你發現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當然,不是你想變成的言承旭或者林嘉欣,你變成曾憲梓、蕭蔚雲、許崇德、司徒華、張文光;總之,任擇其一,你會怎樣?
我對這幾個人的觀感相近,都沒甚麼成見,就鎖定目標,當你變成曾憲梓吧。
問題清晰了:「如果你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曾憲梓,你會怎樣?」
你會勸人就算吊頸,都要用金利來領帶?你會去找世上另一個曾憲梓,請他消失,讓你可以取代他去旁聽「人大」?或者,你天良未泯,覺得沒面目見人,乾脆去自殺?做了曾憲梓,你會有好多方便,比方說,走路會有人攙扶;過關的時候,可以走「老弱傷殘」或者「外交禮遇」通道;如果你喜歡人家聽你說話,會有好多記者把麥克風伸到你嘴邊,承接你嘴角失禁的流涎,就算你的話,都是笑話,但你的確有好多特權,包括笑死人的特權。
有特權,當然也有不便;做了曾憲梓,你怎麼面對你的家人?如果你還有兒女,怎麼去解釋你雖然變了曾憲梓,但仍舊有一顆能辨是非的心?你本來就愛國,討厭李柱銘和陳水扁,但變了曾憲梓,從此,這份愛,會不會愛得有點滑稽,有點愚笨?你會去敗他的家?還是會為他捐錢?你會不會大發慈悲,為他積福,在見毛澤東和鄧小平之前,向接近中南海的權貴進言,乞求大家行行好,讓香港走一條自力更生的路?
如果你是曾憲梓,你一定覺得生命,灰暗而悲哀,因為你不能去談戀愛,只能吃藥材;不能去尋春,只能請人抬。
不管你怎樣上爬和攀附,你發現路太長,年紀太老,在北京,人人是上大人,你其實好渺小,也好孤獨;畢竟,你只是一個賣領帶的人,一個讓香港人厭憎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