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悼亡妻 - 譚詠康

蘋果日報 2002/01/04 00:00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屈指一算,陳太撒手塵寰,不覺已經十載。雖然不是戲劇地一夜白頭,陳先生委實備受折磨,蒼老了不少。才五十多歲的他,兩鬢斑白,容顏憔悴,似個七旬老翁。每逢佳節,皆是陳先生斷腸之時,他一直未有擺脫亡妻之痛。
陳太是患腦癌去世的,死時僅三十五歲,是一名中學教師。二十年前,為陳先生和陳太拉紅線的,不是別人,正是這所學校,因為他們是好同事、好拍檔。他們的婚姻曾經成為一時佳話,人人都說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無獨有偶,兩人皆是學生們心目中的好老師。在患病的日子裏,陳先生無微不至的照顧,仿如驟雨中的陽光,給陳太添上無比溫暖。往事已矣,教人不禁欷歔。
「有沒有按時服藥呀?」我嘮叨地問陳先生,他需要定時服用抗抑鬱藥,以預防抑鬱症復發。
「有……不過,我最近發覺有更好的藥物,服後可以忘記美嬋……」美嬋是他亡妻的名字。
「是甚麼藥?你從哪裏得來的?是私家醫生開的藥方?還是從藥房胡亂買來的?難道你又再酗酒?」我緊張地追問。陳先生曾有數次服毒自殺的紀錄,也有過酗酒的「往績」。他這句古怪的說話可圈可點,非同小可,不容忽視。
「譚醫生你不用擔心,我指的是劉德華的忘情水……」他嘴角含笑的道。這傢伙竟然幽我一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