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幻想力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3/06/24 00:00


「最近電視劇又把《衞斯理》改編了。」我在電話中說:「你看過了嗎?」倪匡兄大笑四聲:「把人物改成穿民初裝,古怪透頂。」
「始終是兩種不同的媒體。」我說。
「長篇小說的話,改編電影不容易,改編成電視片集最適合。我不知道講過多少次,金庸小說最好是根據小說拍,連分場也依足好了。作者本身當過編劇和導演,寫出來的都很有電影感。我有一次寫金庸小說劇本,把一個不太重要的人物刪掉,哪知道那麼一刪,後來的劇情完全接不上。」倪匡兄一口氣說:「所以凡是亂改成電影電視的東西,我從來不看,一看就氣死人。」
但是不看又怎麼知道人家改成民初裝?
「我是聽朋友說的。」倪匡兄已知道我在想些甚麼:「編劇不改小說劇情,拿薪水就沒有面目,所以一定要改。」
「導演更喜歡改。」我說:「導演多是年輕人,老闆叫他們拍名著,他們認為老套,非有自己的存在不可,為了證明與眾不同,改得面目全非,愈改愈不會收科,最後一塌胡塗,當年許鞍華拍《書劍恩仇錄》,就是例子。」
「電視還來得喜歡用大爆炸,甚麼東西都來一個爆炸,降龍十八掌一掌打出去,轟隆一個爆炸是指定動作。」倪匡兄說完大笑四聲。
「爆炸其實是最容易處理的。用一個信管,上面放一袋汽油,正副電一通,信管爆發,氣油燃燒,煞是好看,問題出在甚麼爆炸技巧都在《星球大戰》裏看過,已不新鮮了。」我繼續說:「從前看《神鵰俠侶》,就不知道怎麼拍,現在有了電腦動畫,只要想得出就拍得出,要看今後製作人的魄力了。」
「完全同意,幻想力作者已經給了你。」倪匡兄又大笑四聲後收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