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李怡專欄:守勢外交 - 李怡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相對於去年中國對中東、非洲、拉美、歐洲、美國、日本所開展的積極外交,踏入二○○二年,中國的外交看來會趨於守勢。
江澤民在今年的元旦講話中,談到中國外交,用了「沉着應對,趨利避害」這八個字來概括,顯示中國會採取低調外交,一切以有利於中國經濟發展為原則。在印度與巴基斯坦正處於軍力集結對峙、戰爭蓄勢待發的形勢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被問及若戰爭爆發,向來與巴基斯坦軍事關係合作密切的中國會採取甚麼立場時,孫回答說:「中巴傳統友誼並不針對第三國。」他的意思明顯表示,儘管巴總統穆沙拉夫在元旦剛過就來中國求援,但中國只會呼籲印巴和談,而不會有軍事支持行動。
另一件中國表現低調的事,是台灣副總統呂秀蓮過境紐約,打破了「過境外交」不能對媒體發話的禁忌,八日在納斯達克證交所前,竟走向台灣的電子媒體,向媒體發言。中國駐美官員連日來都沉住氣,沒有說甚麼難聽的話。
中國去年的積極外交,主要建基於以「權力平衡」來維持和平的理論,這理論以基辛格派為代表,主要觀點是國際強權以互相威脅的核武力維持恐怖平衡。去年布殊上台後,美國即採取「單邊主義」的國際戰略,這種戰略是基於歷史上單極超強反而更能維持長久和平的理論。在美國,多認為權力平衡理論已過時,單極超強理論正方興未艾。
去年中國的積極外交,主要是拉攏俄國和中亞國家,成立「上海合作組織」(SCO),以強化中國在這區域的影響力,來抗衡美國旨在針對中國的戰略東移及NMD計劃,形成權力平衡。
「九一一」及美國的反恐戰爭,等於瓦解了「上海合作組織」。俄國與美國建立了緊密的合作夥伴關係,中亞國家取得了美國經援並讓美軍使用軍事基地。反恐戰後,美國有意無限期涉足中亞,使之成為美國戰略中的一環。美國又乘機改善了與巴基斯坦關係,大大削弱中國在南亞的影響力。
美國前副助理國防部長坎貝爾(KurtCampbell)日前指出,中國在「九一一」後,犯了許多錯誤,主要表現在當其他國家謀求與美國改善關係的時候,中國還在台灣問題上和美國要價。他說,在去年亞太經合會議前,因為中國支持美國反恐,雙方關係還不錯,中國在亞太經合會議也營造了美中領導人會晤的友善氣氛,但其後美中合作沒有甚麼進展,而美俄關係改善,美國勢力深入中亞,逼近中國邊界,造成中國的不安。
中國外交可能會回到鄧小平在「六四」後所提出的「冷靜觀察、沉着應對、韜光養晦、絕不當頭」這十六字真言的策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