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狗仔隊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1/24 00:00


在地鐵站碰見一個女攝記,小小個子扛着把梯子。十年前就認識她,那時她只挎着個相機袋。可今天跑新聞的攝記,碰上大場面大事情,為了拍好照片,就說人長六呎都不得不攀高去佔個有利位置。矮小的,更不得不借把梯子出人頭地了。
這年頭攝記的日子實在不好過。當上狗仔隊更要命,得智勇雙全,非有007的本領不可。他們受命盯梢名人明星,要受得了捱餓捱揍之苦,那苦就不是光扛把梯子跑跑顛顛那麼稀鬆平常。這份當吊靴鬼的差事,真要眼快手快腿快才行。
最近威廉王子獵狐,有狗仔隊攝記眼快手快照了他的相,可腿不夠快,幾乎被王子迫得掉進壕溝,還被罵了"Fuckoff,pissoff."偷攝是個貓捉老鼠的遊戲,攝記是貓,亦經常變成老鼠。有攝記跟蹤麥當娜影星前夫辛潘,照得他的相倒也捱了揍。《沙灘拯救隊》女主角彭美拉安德遜的前夫湯美李,居然用磚頭砸爛記者車子的窗子。所以偷攝要拍得快,更要逃得快。
吾友蕭煒堅是攝影師,說偷攝要懂得「估尺」才行。他在的士高的黑暗環境,不必對焦,憑距離就能咔嚓按下快門,十拿九穩,哇拷!說到底,狗仔隊冒的風險實在太大,有老外攝記為了偷攝影星羅拔米湛的照片,躲在山區,缺水渴得慌,讓蚊子叮,還碰上響尾蛇。幸虧沒給咬了一口,要不他可以用羅拔米湛的照片陪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