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瞓街中大生:
接受施捨極速墮落

蘋果日報 2013/07/13 00:00


我去年10月開始參加露宿者探訪活動,基本了解露宿者一日三餐及住宿問題怎樣解決。但這次親身體驗「瞓街真人騷」,感覺仍像由天堂墮進地獄,即使你是孫悟空也難以翻身。這三天露宿街頭的孤獨無助感,令我畢生難忘。
活動列明我三日內只能使用50元解決需要,我自認可靠勞力賺錢。6月24日下午,我在油麻地執紙皮,用了一個多小時拾獲一大叠紙皮,原以為能夠賺到一頓下午茶。詎料當我拿着紙皮到廢品舖換錢時,老闆娘卻說:「兩個八,畀夠三蚊你喇。」
empty
Alex用個多小時拾獲大叠紙皮,只賺得三元。
“原來耗掉了我大半體力的拾荒工作,回報卻連半條毛巾也不值。”
祭五臟廟不成,又難抵酷熱,我只好走入體育館沖涼。然而我沒有帶備毛巾,惟有走去街檔,買一條價值六元的洗臉巾。原來耗掉了我大半體力的拾荒工作,回報卻連半條毛巾也不值。
下午,我在長凳小睡一會,傍晚再去佐敦執廢物。很幸運地,我在一間裝修中的店舖內收到一批棄置鋁燈,搬了三轉賺了127元,晚上決定用其中21元買一頓「豐富」的巨無霸餐慶祝。
第一晚在文化中心露宿,涼風陣陣,看到與對面豪宅單位一樣擁有無敵大海景時,我覺得自己的情況還不算差。但我只睡了個多小時,已被途人的喧鬧聲及風聲弄醒。我坐了起來,文化中心漆黑一片,打開主辦機構提供的手機,沒有上網功能、沒有WhatsApp,也沒有微信。那一刻,強烈的孤獨感從心底湧出,我驚覺原來家人和朋友是多麼重要。
總算捱過黑夜,我再入夢鄉。不過,在早上6點10分起,便不斷有保安員在我的耳邊拍掌大嗌:「Good morning,起身喇!」睡眼惺忪的我不得不起身執拾離開。唉,平日上學也不用這麼早起。
我從在文化中心露宿的「老友記」口中得知,每天早上及晚上都有教會團體在佐敦及旺角派飯,馬上決定做大懶蟲,之後再到體育館沖涼及午睡,傍晚在油麻地果欄執走木板及床褥,到西九龍走廊天橋底鋪床露宿一宵。
天橋底下「種」滿了大小不一的石屎地樁,想是不讓「老友記」在這裏過夜,這一晚的體驗只能以疲勞轟炸來形容。
天橋下悶熱侷促,蚊蟲及跳蚤咬得我輾轉難眠,只能睜着眼聽着天橋上車輛高速飛馳的呼嘯聲,一晚沒睡,醒來覺得自己像行屍走肉,直至中午活動結束前還未調整過來。
三日兩夜體驗,我由一個嘗試衝破困境賺錢的初期無家者,短短一天就變成只靠別人供飯、過得一日得一日的露宿者。我覺得幫助露宿者不能單從施予食物出發,而是應該提供短期住宿支援及就業援助,讓他們盡快投入社會重過新生。
瞓街真人騷
【參加者檔案】
姓名:劉思揚(Alex)

年齡:20歲

學歷: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一年級學生

探訪露宿者經驗:七個月

參加活動:三日兩夜露宿體驗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