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某年某月某一刻 - 康 妮

蘋果日報 2002/11/30 08:00


忽然問起身邊的男人,某年某月某日某一刻,你在做甚麼?
他說,你是不是聽到電台某部電影的廣告,才問這問題。
有時就會這樣儍,想找尋緣起前的蛛絲馬迹。
偶然尋回一張看《鐵達尼號》的戲票,不管他是否在跟客人談生意,就給他電話。
「你在哪間戲院看《鐵達尼號》的?記不記得是甚麼日子?星期幾?沒甚麼?我可能曾經坐在你身旁,在同一分鐘,跟你哭過。」
他說看《鐵達尼號》時沒有哭,睡着了。
「不喜歡那部戲嗎?」「不,工作得太累,是陪人家看的。」
一定是他當時的女朋友,如果真的曾坐在他身邊,冥冥中有一部照相機紀錄了這一刻,是一幅三人行的合照。
他說不會那麼巧,我說這戲我看了六次,同一間戲院,同一個座位。
「你想證明甚麼?遇過又怎樣?」他認真起來。
我會很儍地想,跟我一起的男人,很早之前已有某種聯繫。
我大部份時間不信命,但也見過兩次「高人。」
每次都問命中的男人是否已經出現,兩次的答案都不同,第一個說出現了,第二個說未。
我認為說未出現的高明一點,過去我已清楚,未來還在等待。
對男人來說,姻緣是否注定,沒太大分別吧!
最老套的故事,是男人多年前救了一個從樹上跌下的女孩,她弄傷了額角。十多年後,他與一個年輕的女孩戀愛,發現她額上有一道疤痕。
這是男人相信的緣,與女人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