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物是魚非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04/04/13 00:00


有一次,經過一間商場,見有人推銷一種連魚缸一起售賣的觀賞魚,主角不是魚,而是由玻璃或塑膠製成的魚缸,據說是專利產品,小小的魚缸內,是一個小型生態平衡系統,水中有植物,在白天因光合作用釋放出氧氣供魚兒呼吸。水中還有田螺,用吸盤代替吸塵器,負責清潔工作,讓魚兒能快樂生存。
突然就想買一個,然後送給他,放在他一個人的辦公室裏,把我的魚交給他飼養,如果那些魚一直生存下去,將來,即使我們分手,他仍然會記得我。可是,如果那些魚死了呢?他會不會把我,連同魚缸一起從記憶中剔除?站在那些魚缸旁猶豫了數分鐘,我終於沒有買下其中一個。
他走後大半年,我在另一個商場見到這種魚缸,這一次終於拎了一個回家。
第二天,肩負重任的清道夫田螺首先死亡,死因未明,我只得買了兩粒新的田螺放進去。第三天,其中的一條魚也死了。
兩個星期後,魚缸內仍然熱鬧非凡,有兩隻田螺、四條魚生活在一起,魚兒們歡快地上躥下跳,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物是魚非,裏面的活物,已經不是我最初拎回來的那一批了。在不接駁氧氣的情況下,魚兒在這種魚缸中生存的時間比在普通魚缸中生存的時間長得多,但它畢竟不是真正的自然生態環境。
很多事情,假的就是假的,生命比死物短暫,愛情比生命短暫,虛假的承諾幻滅的速度則更快一些。真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