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點票時間尚短 最高院料不介入

蘋果日報 2020/11/06 00:00


特朗普選前已料到郵遞選票是心腹大患,早有計劃形勢不利時以法院作最後一根稻草,惟法律專家認為聯邦最高法院介入機會不大。
特朗普寄望最高法院的原因,相信是最高法院2000年曾介入民主黨戈爾與共和黨喬治布殊在佛羅里達州的選票爭議。不過,俄亥俄州立大學選舉法律專家福利認為,現時條件未足夠令最高法院介入,因為當年的爭議經36日、拖至點票期限仍未解決。相反,現時只是大選日後數天,尚有很長時間點票,形勢未如當年逼切。
另一原因是票數差距。戈爾和喬治布殊當年在佛州只相差537票,不足0.01%。今屆目前形勢來看,暫未有一個州出現如此接近結果,相信難有口實興訟。

不傾向司法解決政治爭議

最高法院的立場也是重要因素。保守派律師奧爾森指出,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一般不傾向以司法力量解決政治爭議,他和其他大法官處理州法律問題時,亦多數尊重州法院的決定,因此他們推翻下級法院大選前對選舉安排的裁決、禁止點票或宣佈某些選票作廢的都機會不大。
此外,最高法院介入2000年選舉爭議後,一直有聲音批評相關裁決有政治立場,估計他們考慮再出手前必定會更審慎,特別是巴雷特剛以非常規的手法獲提名加入最高法院,更易招人話柄。艾奧瓦大學法律教授米勒就稱:「最高法院2000年覺得需要介入,不代表今天都一樣。」
路透社/法新社/美國《財富》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