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夜香工人默默耕耘
百年歷史見證香港起飛

蘋果日報 2002/05/29 00:00


倒夜香,對許多香港人來說,曾幾何時是每日必須的「貼身服務」,但隨着經濟發展,舊樓相繼清拆和重建,令這個曾經養活不少人的行業,已逐漸走向式微。現時全香港僅剩下80多戶需要倒夜香服務,其中港島區的五十多戶,仍然由食物環境衞生署負責,七個清糞工人由午夜開始一直工作至清晨,這種不見天日的工作,見證了幾十年香港的經濟起飛。

記者:周麗懿
部份攝影:陳智良
七工人服務港島區
最近食環署將九龍區的倒夜香服務,外判給私人公司承辦,港島區則由該署繼續服務,負責「落手落腳」倒夜香的工人共有七名,被派往不同地區工作,上門收集夜香,而負責跟糞車的,就包括一名司機、一名管工、一名工目及兩名二級工人,合共五人。
糞車半夜環島收糞
由於法例規定,倒夜香的時間必須在午夜12時至早上6時進行,所以每名工人都是在昏暗的梯間進行清理工作。隨着倒夜香需求日漸減少,現時整個港島區只需要一架清糞車便可運作,而清糞車行走的路線,就先由食環署銅鑼灣的車房出發,途經柴灣、銅鑼灣、黃竹坑、西環和中環等舊區,每晚都要來個「環島一周遊」來完成整個收集程序。
糞車途經路線
第1站
柴灣哥連臣道八角亭

第2站
華人永遠墳場

第3站
柴灣連城道

第4站
銅鑼灣道
第5站
黃竹坑新圍村

第6站
布廠灣

第7站
深灣道
第8站
香港仔目老道華人永遠墳場

第9站
摩星嶺
第10站
正街

第11站
德輔道中(近機利民街)
第12站
灣仔街市
清糞程序
清糞工人在負責的區域收集好夜香後,就將一桶桶的「貨」放在糞車的收集點,而糞車到達之後,車上工人就會將「貨」倒進車尾,利用真空吸管將排泄物吸進車內。而完成所有的收集後,糞車就會前往大埔污水處理廠,傾倒排泄物,再作進一步處理。
1.上樓
清糞工人在「吉」桶內鋪好報紙,然後上樓收集。現時的收糞桶已一律改用膠桶,比以往的馬桶輕了許多。
2.鋪報紙
每次收集都要再鋪報紙,減低臭味的揮發。
3.運貨
收集後將一桶桶「貨」推去收集點。
4.攪屎棍
糞車到場,車上的工人就將「貨」卸在糞車尾部,工人要靠一碌「攪屎棍」,將「貨」攪溶,方便進行真空吸管吸走排泄物。
5.清洗
車後還有兩格盛載清水及消毒藥水,用來洗刷膠桶。
工人心聲
蘭姐:都係一份工
將報紙鋪在桶內,沿着既高且窄的樓梯,逐家逐戶去倒夜香,今年40多歲的蘭姐,過着這種生活已經有6年時間。自96年加入市政局(現食環署)後,第一項就是被分派做清糞,她說:「初初都幾難受,不過做落其實都係一份工啫,做咗一個禮拜度就已經習慣。」蘭姐一直負責做灣仔區,每晚在茂羅街、石水渠街、太源街都可見到她的蹤影。看到她手勢純熟,但其實也有出現過「倒瀉屎」的尷尬場面,「嗰次唔小心搞到成地都係,結果要去攞清水嚟清潔,重要加埋橙汁落去辟臭味,之後重要抹番乾。」問到蘭姐做倒夜香的感受,她說:「其實服務到人都好開心㗎,啲人對我哋都好有禮貌。」做倒夜香也如斯敬業樂業,的確令人敬佩。
好姐:無得做就退休
另一名清糞工人好姐,之前做過10幾年電子廠,4年前加入市政局(現食環署),本來在中區做開掃街,後因患上紅斑狼瘡病,不能當頭曬,所以被調派到灣仔區做清糞,一做便是3年,她說:「我都接受到(倒夜香),比起掃街重要好啲,舒服少少,講最辛苦都係行樓梯啫。」對於這行日漸式微,好姐倒不是太擔心,「睇吓會唔會調派做其他嘢,如果無嘅咪退休囉,我都成50幾歲咯。」
今非昔比
早在百多年前已經有倒夜香這個行業,直至五十年代,大量移民湧來香港,木屋區、徙置區及戰前的舊樓均沒有水廁,當時的市政局就為市民提供倒夜香服務,據在食環署工作了35年,現職高級科文梁永基指出,七一年單是灣仔區已需要三架清糞車,比起現時整個港島區「一車搞掂晒」,當年對服務的需求頗大,亦因此製造出大量的職位空缺。
厭惡行業工資不俗
除了倒夜香之外,其實還有其他的厭惡性行業,例如搬運屍體的仵工、掃街和安老院護理員,但不要看輕這些行業,以食環署招聘的二級工人(仵工、掃街清潔工和清糞工人等均屬此等級),薪酬算是不俗,以今時今日失業率高企的環境下,也未嘗不是一份「吸引」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