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蘋論:以確當程序處理性騷擾投訴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9/10/05 00:00


被指性騷擾女助理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甘乃威昨天召開記者會,否認自己因求愛不遂而解僱女助理,又指自己絕對沒有性騷擾女助理。甘乃威承認,在解僱過程中有做得不適當的地方,會因此作出檢討,並以事件引起公眾關注和疑慮向公眾道歉。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也召開了記者會,表示該黨是應投訴人的要求不能公開投訴的詳情,但會盡快透過黨內機制處理投訴。至於負責處理性騷擾投訴的平機會及立法會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則可自行決定是否主動調查個案。
立法會議員是重要的公職人員,公眾、選民對他們的個人操守有甚高的要求,議員的任何不當、不法行為都不能輕輕放過,都必須嚴肅處理,甘乃威先生今次被指性騷擾是非常嚴重的指控,不管是民主黨、立法會及其他相關的執法機構如平機會都有必要小心仔細處理,不能草草了事。
也因為性騷擾是嚴重的指控,對投訴人及被投訴議員的聲譽及前途都有重大影響,整個處理的程序、手續都要依據客觀、確當程序,並要尊重投訴人的意願及私隱,不能妄下判斷,更不能在未有足夠調查及證據前作任何結論,以免造成不公平。
根據民主黨方面的說法,投訴人選擇向該黨正副主席作申訴,所以決定透過黨內紀律審查機制處理投訴。甘乃威先生是民主黨成員及立法會議員,民主黨自然有需要透過黨內既定的機制處理投訴。為了確保投訴人的權利,為了減少公眾、選民的疑慮,民主黨在調查中大可邀請獨立人士包括人權組織、工會成員參與或提供意見,讓投訴人、被投訴者有充份機會解釋,讓調查過程更客觀公正,不受個人關係、喜好左右。此外,整個調查應當盡快進行及完成,然後盡可能向公眾交代清楚,還各方面一個公道。
不過,議員被指性騷擾下屬是嚴重的失當行為,絕不僅僅是民主黨的內部事務,不該只由民主黨自行處理。平等機會委員會是性騷擾條例的執法機構,今次投訴被廣泛報道後,平機會大可主動介入調查。一方面可以讓投訴人有另一個渠道、另一個非民主黨的途徑追究事件,保障本身的權益。另一方面,平機會是處理性騷擾投訴的主要機構,它更有能力及經驗處理相關的投訴及找出事實的真相。既然是這樣,平機會實在沒有理由再袖手旁觀,實在沒有理由不主動介入事件。
立法會本身也有監察議員操守的委員會可以處理議員行為失當的投訴,必要時更可以援引《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的程序撤銷有關議員的資格。但由於事件涉及投訴人的私隱及較敏感的個人資料,立法會的小組未必是調查事件真相的理想方法。為免架床叠屋及加添投訴人的壓力,現階段立法會方面不需直接介入,可以待民主黨及平機會調查有結果後再作跟進。若果調查發現甘乃威議員確有嚴重失當行為,立法會監察議員操守的委員會當然該立即處理個案及作出適當的懲處。
議員被指性騷擾下屬無疑是非常嚴重的事件,必須要透過確當程序調查及處理,不應胡亂猜測,更不能草草下結論。只有這樣才能確保各方面受到公平的對待。
周一至周六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