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isBeautiful
今屆奧斯卡黑人出頭了

蘋果日報 2002/03/26 00:00


奧斯卡頒獎禮舉行了七十四屆以來,從沒有試過像今屆那樣全面確認黑人在荷李活電影界的成就,似乎在說“BlackisBeautiful”。最佳男、女主角、終身成就大獎,歷來首次全數由黑人奪得,一如最佳女主角荷爾芭莉所說,希望奧斯卡的「隱形天花板今天真的打破了」。
在前七十三屆裏,只有二十六名非洲裔美國演員曾獲提名奧斯卡演員獎項,得獎的更只得六人,當中僅得薛尼波特能榮登影帝。首位黑人奪得奧斯卡演員獎項的,是一九四○年憑《亂世佳人》獲最佳女配角的夏蒂麥丹妮。
荷李活電影數十年一直有黑人演員,但飾演的多是等閒角色,例如當傭人或白人明星的伴唱及伴舞等,要近十多二十年情況才逐漸有變。丹素華盛頓及荷爾芭莉今屆同時榮登影帝影后,終令黑人演員在荷李活的成就獲得全面肯定。除了他倆,憑着電影《Ali》一片角逐最佳男主角的韋史密夫﹙WillSmith﹚亦是黑人。

黑人演員走了長長的路
在今屆奧斯卡中搶盡風頭的,包括獲頒終身成就獎的薛尼波特,以及任頒獎禮司儀的胡比高拔﹙WhoopiGoldberg﹚。她本身於一九九一年憑着《人鬼情未了》贏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這次亦是她第四次任奧斯卡頒獎禮司儀。她在頒獎禮中介紹最佳影片候選電影時,先後諷刺《高斯福大宅謀殺案》及《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兩部片中一個黑人也沒有。
對於黑人演員在荷李活的地位明顯有所提升,一本快將出版、講述黑人電影攝製者的書《WhyWeMakeMovies》的作者亞歷山大﹙GeorgeAlexander﹚認為,隨着黑人能繼續證明他們的號召力,加上社會本身變得更多元化,而電影公司隨之擴大選角範圍,黑人演員的地位將逐步提高。他說:「關鍵將在於他們在海外的號召力,他們能否為外國市場接受。」
美國電影工業從向黑人說「不」到今天的說「是」,可說是路漫漫其修遠兮,走了一段長長的路,才有由極端保守主義變到今天。荷李活電影長期以來的政治保守立場,幾乎在各個年代都有出現,四十年代初,盟軍登陸北非前夕,美國拍出了蕩氣迴腸的表面是文藝片,實是一部第一流愛國主義教育片的《北非諜影》。
荷李活近年重社會意識
到了六十年代,美國在越南戰場上被越共和北越正規軍打得節節敗退,牛仔片演員尊榮就拍了《越南烽火》,把美軍描述為百發百中的驍勇善戰之士。這時,根本沒有誰敢拍美軍敗走沙場的實況,一直到了七十年代後期的《獵鹿者》,才敢觸及這段歷史。這時候的荷李活電影如一泓死水,欠缺視野。
然而,到了近三十年,荷李活電影開始注意社會的反應,政治正確和注意社會意識這種保守取勢再一次成為奧斯卡天秤上的重心。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記者哈奇認為:「沒有奧斯卡的評審會相信,奧斯卡獎會頒給當年拍得最好的一部電影。」他說,奧斯卡得獎與否看的是和當前的事件有關,觸及深層的社會或文化因素,獲獎的機會會增加。
哈奇在評論中,列出史提芬史匹堡四度獲得提名金像獎,但一直與獎座無緣,直到九三年拍出了《舒特拉的名單》後才一償素願。他認為這正是切合時勢而獲獎的例子。
有影評人擔心,這情態抬頭,某程度上是另一種政治正確的彰顯,會損害電影藝術的純真度。這種論點,已然在美國悄悄地出現,而且也有一定市場。
綜合外電報道/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