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兩部電影 - 棉棉

蘋果日報 2002/01/31 00:00


一直聽朋友說《大腕》好看,搞得我沒看過卻已經會背裏面的台詞了。甚麼「要是願意買兩千美金一平米的房子就一定願意買四千美金一平米,我們只買最貴的,不買最好的。」甚麼葬禮的哀樂奏快三個拍子就變歡快的民樂了,這些細節聽起來挺暈的,應該挺黑色幽默的。可是今天看起來也就是一個娛樂片。
說的是策劃一個國際大腕導演在北京的葬禮的故事。總之挑最大的牛吹,挑最大的場面玩,幾乎綜合了所有時代因素,非常準確地放映了二○○○年中國人的心態。是部好電影,只是不會讓我特別過癮。
北京人太會開玩笑,但這玩笑總是開不深,北京話叫「貧」。當然玩笑本身就不需要深度。本來也就是部賀歲片。已經非常好了。
接下來看的是日本九八年的《新感官世界》。我很喜歡大島渚的《感官世界》,但我更喜歡新的這部。新的更注重Sada內心的美麗和詩意。黑木瞳演得太好了!舊片只是突出人物的絕望和狂野,但新片充滿人性的力量和無奈。舊片裏的審美傾向是舊式的,而新片裏的演員個個漂亮。當然舊片的Sada演得也非常好。新片補充了Sada成長的過程,這使觀眾更接近她並更愛她。
新舊《感官世界》都屬經典之作,都是回味無窮。新片裏的台詞特別好,Sada深愛的男人說:「人生沒有假如,活着就是沒有假如。」Sada在法庭上回答問題時說:「雖然是自己的心,但卻不了解。」Sada在花園裏散步時說:「如果人跟花一樣就太悲哀了,因為人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