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後市不穩 - 左丁山

蘋果日報 2008/06/26 00:00


六月十八日參加完港交所喺萬豪酒店舉行嘅八周年紀念酒會,碰到一位黃金貿易界人士,佢大吐苦水,話政府厚此薄彼,推動港交所搞期金交易,但對金銀貿易場嘅長遠歷史及過往對香港黃金市場嘅貢獻,好似視若無睹,愛理不理,佢又話以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馬時亨好理解情況,與業內人士有偈傾,起碼佢哋知道政府嘅政策方向,能有準備。言下之意,佢對馬局長不勝懷念。咦,係噃,好似唔見馬局長在場嘅?原來有傳聞話佢為咗漢普頓酒店一事,要與區璟智瞭解情況,酒會賓客幾乎走得八八九九之後,馬局長先至趕到,同周文耀總裁傾密偈,周總裁話佢以前在新鴻基證券之時,對黃金交易好熟悉,睇嚟今年稍後港交所推出期金產品,事在必行。反而曾俊華司長一味講石油期貨,夏佳理與周文耀都好似「聽到一半」!好難怪嘅,香港炒家有幾多人對石油有真正認識呀,為炒而炒,瓜多過菜,易成歐美中東大鱷嘅點心。炒油同炒金係兩回事,港交所搞期金而唔願搞期油,十分務實。但曾司長點解對期油咁有興趣,我哋唔多明白,或者曾司長以為有期油產品嘅話,香港更易吸引伊斯蘭資金啦。
由萬豪酒店宴會廳行幾步就走到中餐廳「萬豪」,與基金經理及大賓架吃晚飯。整碟頭盤燒肉拼叉燒食下先,一入口,當堂皺眉頭,食慣鏞記飯盒(叉燒飯)啫,唯有嘆息三聲,在大酒店叫燒味,係自己嘅錯。好彩後來食番一條清蒸東星班,十分有水準,大家都冇咁冇癮。
大賓架就嘆息佢在投資銀行辛苦積累嘅認股權好容易化為烏有,對已經被炒嘅CEO不勝憤怒。咁又係,一年可以虧損一二百億美元,令股價大跌嘅CEO,夥計點會唔嬲吖。基金F就話:「對自己公司股票,唔好咁忠心,唔好鍾情。我每年得到嘅紅股(花紅一部份),一定在禁售期完即刻拋售,正因為咁,我間銀行股價雖然大跌,我嘅損失好少。」再問基金L點睇後市,基金L殊不睇好,佢認為creditcrunch(信貸緊縮)尚未結束,通脹為虐,股市仲會努力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