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滅雀和自毀 - 陶傑

蘋果日報 2012/10/25 00:00


廣東秋涼,濫捕禾花雀,釀成生態災難。禾花雀只是候鳥,與人無仇怨,也不是要長期定居中國,只是氣候轉涼,由北至南,經過珠江三角洲,在「民以食為天」的口號之下,無辜生命,即遭滅族之災。鄰近地區即將召開「十八大」,據說有望「政治改革」。許多天真的「知識份子」認為,中國只要有民主,就會得救了。但是看看濫殺動物的惡行:滅食禾花雀、剖熊取膽,烹食貓狗肉,此等「文化」,不會因民主普選而改變。中國「知識份子」之天真,就在這種骨節眼上。六十年代台灣大學哲學教授殷海光,因不滿國民黨的獨裁,提倡西方的民主,被政府開除教籍,差點關進大牢。殷海光很短命,六十歲不到就患了胃癌,臨死的時候,他在雜誌發表遺言:「我肯定了理性、自由、民主、仁愛的積極價值,但我近來更痛切感到:任何好的有關人的學說和制度,包括自由民主,如果沒有道德理想作原動力,不受倫理規範制約,都是非常危險的,都可以變成它的反面。」卑之無甚高論,但殷海光卻要在打壓下思考了一輩子才悟出來,很是可憐,這番話本來就不清不楚:首先,「理性、自由、民主、仁愛」,這四樣,已經包含了「道德理想」;其次,中國文化中的理性和仁愛,只在孔孟和老莊的書本上印載,近六十年,在生活現實中多番摧殘而泯滅。濫殺禾花雀,符合「民以食為天」的主流民意,如果有環保和愛護動物的組織監察而遊行示威反對,在洗腦教育之下,則屬「敵對勢力」,屬於「思想尚未回歸」。一個民族的大腦醬成一團,無從「政改」,更不必奢望「民主」。把禾花雀滅族,是一個地方的共業,破壞生態,褻瀆自然,天理輪迴,人在宰滅禾花雀,其實也在毀滅自己。殷海光臨死,仍有所謂夢想,他是中國知識份子幼稚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