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在台灣住民宿(下) - 高慧然

蘋果日報 2012/01/07 00:00


1月1號,我原來計劃的行程是去美濃,由高雄出發去美濃,單程需時兩個多小時,來回預計五小時。因為壞鎖的緣故,凌晨三點才能睡覺,所以,第二天起床太晚,被迫取消了美濃遊。
本來,民宿的員工跟我約好了,1號中午,我離開房間,他們就會帶鎖匠來換鎖。我放心地答應了。誰知,晚上十點半,我回來的時候,壞鎖依舊!我簡直不能置信,我的行李就放在房內,包括電腦、iPad等貴重物品,房門的上半部分鎖雖可鎖上,但下半部分已經被撬掉,只要拉出門鎖,把工具從破洞伸進去,任何人都能進房。
這次,我無法再隱忍了。我不敢辜負民宿老闆對我的信賴,他卻辜負了我對他的信賴,我甚至開始置疑,他不現身不換鎖,是因為不想支付假日鎖匠的費用。可是,住民宿的問題正在於此:有問題發生的時候,沒有一套既定的程序去維護我作為一個消費者的權益。如果老闆堅持不聞不問,我可以做些甚麼呢?
必須公道地說一句,我接觸到的三個員工,都非常好,非常真誠,非常善良,新曆大除夕,他們一直工作至凌晨兩點多,元旦日,又超時工作隨傳隨到,在能力範圍內盡心竭力幫助我、照顧我。只是,作為員工,在聯絡不到老闆的情況下,他們除了為我着急,甚麼也做不了。
台灣遍佈民宿,看來卻沒有一套完善的機制保障顧客權益,這是值得遊客關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