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夢波未了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3/02/20 00:00


夢和現實,有時的確會「撈埋一碟」。
不知道你的感覺會不會也是這樣:晚上如果夢見一位朋友或同事──不一定需要是要好的──並且在夢中一起經歷了一些愉快事情,翌晨醒來,對那人會特別有好感。
當有這些情形發生,而那麼巧那一兩天內又遇見那位「夢中人」,我會覺得很好玩,總好像有件涉及兩個人的事情發生過,卻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面對着那人,我會不期然的對他或她特別好,即使在現實中只是很普通的朋友。神奇的是,要是那位「夢中人」,平日跟自己根本不咬弦,甚至「唔多likey佢」,我也會覺得──起碼短暫覺得──他或她沒甚麼不妥,甚至「幾好吖」。愉快的夢留下的愉快「餘波」,原來甚具影響力,有點像地震的餘震。
在現實世界裏「重遇」平日沒甚麼特別感情的「夢中人」,你的態度已這麼好了,試想,要是那位在夢中跟你一起經歷愉快事情的「夢中人」,是個你平日對她已饒有感覺的人(儘管這感覺只是單向的),你會怎樣?我會有點頭暈身㷫。
身㷫,因為心底覺得好溫馨(再次強調,這是單方面的感覺,對方根本不知道昨夜發生過甚麼「美事」),當然,同時也有點耳仔熱,因為覺得自己戇居。至於頭暈,是基於需要控制自己,不讓自己撲過去擁抱對方──自我控制需要動用許多力氣,一時之間應付不來,所以頭暈。
假使某天,我無端端臉紅紅搽着白花油並望着你微笑(希望笑容受控制沒變成淫笑),請勿介意,也不要問我是不是發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