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鼠無大小皆稱老……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2/01/07 00:00


美食推介在台灣某處,有間「鱉」專門店。主角是甲魚,菜式當然大補。
活宰。一割喉,血猛放,注酒中。取膽後,膽汁也注酒中。於是甚麼也沒開始之前,先有一杯紅酒,一杯綠酒──色彩極鮮妍,而且補了血氣,才飽餐。
鱉清洗、斬件、飛水、過冷,便可炒三杯、紅燒、清燉……。甲魚燉湯,不能再加鹽巴,否則破壞了它甜美的原味。先餵牠呷醬油,全身都有鮮味了。
店中有聯語:──
「鼠無大小皆稱老
甲魚雌雄都是鱉」
甲魚如何分雌雄?是看尾巴:公的尾巴尖長;母的則圓而短。
這對聯所言甚是,大小鼠不分老嫩都叫「老鼠」,不止少年老成還是自來舊。不過下聯不太工整。那個「無」字便對不上。「鼠無大小」,應該是「魚X雌雄」吧。
有朋友笑道:「那麼你來對?」
開玩笑,連平仄都不大懂。不過若由我來對,便變成這樣了:──
「鼠無大小皆稱老
人有雌雄總是癡」
那麼甲魚呢?算了,既然忙着癡,哪顧得上吃?